第156章 番外二

番外二:关于爹爹续娶的问题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两年过去了。

这两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阿茶如愿地生了个女儿;比如凌带领黑狼军和黑虎卫彻底扫平了狄戎,稳定了大周北疆;比如楚昀因军功成了大周朝第一位女将军,并嫁给了齐熙和为妻;比如梅劭伤好之后就飞快地将顾花桐娶回了家,如今儿子都一岁了;比如邵朝阳中了探花郎还和五公主看对了眼,下半年就要成亲了;比如叶绍和月牙也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月牙前些天还生了一对双胞胎;还比如穆太后终究不忍辜负等了她那么多年的时珏,答应等小皇帝长大亲政之后出宫与他在一起……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除了崔氏年纪越发大了,而阮庭舟始终孤身一人。

凌如今是大周百姓们心中神一般的存在,拥有着连皇权都不可轻易撼动的崇高地位。宗室权贵们起初因此惊慌不已,生怕他什么时候谋个反叫这江山改个姓,后来见骁王回京之后,只一心扶持幼主,稳定朝纲,其他什么异常的动静都没有,这才慢慢放下心来。自然,就算他们不放心也没法子,骁王如今外掌黑狼军黑虎军,内控京城巡防卫,大周朝上下根本无人能与之抗衡。

而众所周知,权倾朝野的骁王极为爱重其王妃,为了王妃这么多年来一直不纳二色不说,对王妃的家人那也是眼珠子一般地护着,不许他们有一丝不好的。也因此,早年丧妻,至今未有续娶,本身又才貌双绝的骁王他老丈人就成了许多人眼中的极佳夫婿人选。

想要将女儿嫁给他做继室的权贵人家并不在少数,这不,这日又有人来与阿茶探口风了。

看着眼前这个满嘴都是自家姑娘如何如何贤惠,如何如何温婉,如何如何喜欢孩子,只差没有明说“让我女儿做你后娘,她一定会对你很好”的贵妇人,阿茶眼皮接连抽搐了好几下,如若今日不是大舅母的寿辰,不好就这么离开,她这会儿早已寻借口走人了。

倒也不是生气,就是无奈。

父亲的私事她这个做女儿的哪里好过问?况且最近总遇到这样的事儿,实在有些叫人哭笑不得。

“娘亲……”

奶声奶气的呼唤叫阿茶回了神,低头一看,一岁半的宝贝女儿珠珠正睁着大大的黑葡萄眼看着她。

这可是她的心肝宝贝,阿茶目光一软,赶忙问道:“怎么了?”

六分像她,四分像凌的白嫩小包子脸上砸吧了一下小嘴,朝案桌上的食物看去:“珠珠饿。”

宴会已进行到后半段,桌上的菜肴虽精致却已经有些冷了,小家伙最近肠胃不大好,阿茶不敢让她吃。正好她也不想再听身边这妇人念叨,遂起身与文远侯世子夫人告罪了一声便带着女儿提前离席了。

文远侯疼她如命,文远侯府上下与她的关系也十分亲近,因此阿茶在文远侯府是有自己的专属院子的。阿茶一边吩咐白叶去厨房取些孩子能吃的食物,一边抱着女儿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珠珠打小胃口就好,因此整个人肉嘟嘟的,阿茶娇小,抱着她有些吃力,一旁苏泠便想伸手接过她,没想小家伙却摇摇头,软软的小手搂着阿茶的脖子不放。

这股黏糊劲,简直和她爹一模一样!一旁苏泠暗笑,又见小奶娃抿着嘴巴,白嫩的脸上一片肃然,只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依恋地看着自己母亲,到底忍不住笑了出来:“郡主愈发地像王爷了。”

果真是亲生的没错。

阿茶闻言也有些好笑:“可不是么,大抵是寻常厉之哥哥在外人面前的样子叫她看了去,所以跟着学会了呢。”

说罢捏了捏女儿的脸蛋,哄道,“珠珠快给娘亲笑一个。”

珠珠最听娘亲的话了,闻言点点头,露出了一个略带羞涩的笑容。

太可爱了!阿茶凑上去就吧唧亲了她一口。

珠珠眼儿弯弯,害羞地将脑袋埋在了母亲的颈窝里。

阿茶正想再闹闹她,谁料路过连接后院与前院的一处花园时,她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假山后传来了她爹冷淡如水的声音。

“姑娘自重。”

自重?!

阿茶耳朵一竖,飞快地对苏泠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发出声音白兰不在,因她去年叫阿茶嫁出去了,嫁的是阮府的管家杨安。谁也没想到白兰一直暗恋着这个比自己大了许多岁的男人,然在阿茶看来,只要两情相悦,年纪并不是什么问题,横竖杨安早年丧妻,也是孤身一人,因此她很爽快地成全了二人。也因此如今在她身边服侍的,就只有苏泠和嫁给府中侍卫的白叶了。自然下面还有几个新提拔上来的丫鬟,只是到底还是新人,阿茶用不习惯,所以大多数时候还是带着苏泠和白叶外出。

“我,我方才不是故意的,就是看见你太激动了,一时没站稳。咳,那什么,我是真心仰慕你的……”

女子带了些羞窘,却又十分坚定爽利的声音响了起来,只是还没说完,阮庭舟已经出声打断道:“多谢姑娘错爱,只是我心中只有亡妻,此生不会再娶。”

那女子似乎愣了一下,随即有些难过,又有些担忧地说道:“可你总不能一辈子这般孤单一人下去呀,人生还有那么长,一个人孤零零的,多寂寞呢?我知道你会说你还有女儿,还有外孙女,可她们都有自己的人生,无法一直陪在你身边照顾你呀,我……我不在乎你心里会不会喜欢我,只要能待在你身边,我就……”

她说的真诚极了,隐隐还带了一些卑微,阮庭舟却并不见动摇,只淡淡地丢下一句“抱歉”便从假山后走了出来。

阿茶想躲,已经来不及,只好红着脸,傻兮兮地对自家老爹吐了吐舌头。

“祖!祖!”怀里的小家伙一看见阮庭舟就眼睛一亮,拍着白嫩嫩的小手欢喜地叫了起来,肉呼呼的小身子用力地朝阮庭舟拱去。

“一看见外祖父就不要娘亲了,小没良心的!”阿茶忍不住戳了戳女儿白净的脸蛋,珠珠以为娘亲在与她玩耍,顿时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不要欺负珠珠。”阮庭舟这时已走到几人面前,从阿茶怀里接过外孙女就柔声哄了起来。

他一改方才冷淡,神色变得柔软极了,唇边还露出了春风般温柔和煦的笑容,阿茶看着父亲不见岁月留痕,依然俊美年轻,只是更多了几许出尘气息的脸,脑中细细地想着方才那女子的话,嘴上却叹气道:“厉之哥哥有了珠珠就不爱我了,爹爹也有了珠珠就不疼我了,我真是可怜极了……”

“胡说。”阮庭舟笑意更深,看了这都做了母亲,却还是一派孩子气的女儿一眼,没什么诚意地安抚道,“阿茶才是为父最疼爱的孩子。珠珠……这不是还小么?咱们做大人的,得让着她一些才是。”

“罢了罢了,爹爹的吩咐阿茶可不敢不听,便宜这小家伙啦!”阿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完之后突然转头看了苏泠一眼,待苏泠意会地退到不远处,这才歪头看着阮庭舟,带了几分犹豫地说道,“方才那姑娘……”

做子女的不好过问父亲的私事,但既然听见了,阿茶也没法装作自己不知道,何况她心中也因这事儿思考了很久,是有些话想和阮庭舟说的。

外孙女是个容易馋的,阮庭舟因此养成了随时随地带几块崔氏特地做来给小奶娃吃的软糕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的习惯,这时见珠珠突然啃起了自己的手指头,赶忙从怀里拿出一个油纸包打开,取了一小块软糕放到她手中。

珠珠高兴极了,捧着那小块软糕就香香地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发出只有她自己才能听懂的咕哝声,大大的葡萄眼完成了月牙儿。

阮庭舟怜爱地看着她,半晌才低声开口道:“我不会续娶的,这一生,我只会有你娘一个妻子。”

“可方才那姑娘说的对,你一个人这般孤零零的,多寂寞呢?”阿茶说着心中便涌出了几分酸涩来。从她私心来说,她当然希望阮庭舟心里永远只有自己的娘亲,永远只是自己一个人的父亲,可对于阮庭舟来说,永远沉浸在痛苦的过去,一个人孤寂地守着回忆生活,该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呢?他如今也不过是三四十岁的年纪,往后还有那么长的人生,阿茶实在不忍心见他身边连个知冷热的人都没有。

这么一想,劝慰的话就不那么难出口了,阿茶抿唇,认真地说道,“爹爹不必顾忌我,只要您过得幸福开心,我都会支持的。还有娘亲,娘亲定也不想见到爹爹这般……”

“谁告诉你爹爹如今过得不好?”阮庭舟却摇摇头笑了,他伸手擦去外孙女腮边的糕渣,望着阿茶的目光平静而安然,“阿茶,爹爹如今这样很好。”

不待阿茶开口,他又点了点自己的胸口,轻声说道,“因为于我而言,你娘从未离开过。”

阿茶怔然:“爹……”

“或许对于有些人而言,这般守着回忆过活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所以他们需要新的生活新的人来帮着他们走出过去,开始新生。可孩子,我不需要。因为只要想着和你娘在一起的那些过去,我心中已经足够欢喜。”阮庭舟说得很慢很认真,目光温柔缱绻,看得阿茶想哭,“我不想忘记她,不想从那段过去中走出来,也不想辜负他人的真心,所以阿茶,往后多带着珠珠回去看我就好了,其他的,不必多思,爹爹现在很好,真的。”

许久,阿茶才吸吸鼻子,眨开眼底的水光笑了起来:“好的,爹爹。”

只要他觉得好,那就好了。

***

虽心中已经释然,然晚上回家与凌说起这事儿的时候,阿茶还是忍不住叹了两口气。

知道她是忧心阮庭舟一个人生活孤寂,凌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抚道:“在外岳父有公事要忙,回家之后有姥姥照顾他,也有义叔陪他喝酒谈天,并不会孤单,虽说身边没有贴心人知冷热,但他心里有岳母大人,想来也是快活的。”

邵夫人去年因病过世了,邵义似乎也没有另娶的打算,他和阮庭舟自来亲如兄弟,两人倒是有一起独身到老的意思。想到这些,阿茶舒出一口气,往凌怀里缩了缩,问道:“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面容依然俊朗,气势越发威严,眼神却很柔软的青年低头看她:“没有如果,我不会让你有任何离开我的机会。”

他说的霸道又坚定,阿茶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又眼带促狭地道:“世事无绝对,万一呢?”

凌不喜欢她说的万一,但见她兴致勃勃,似乎很想知道答案,便淡淡答道:“万一你哪日离开了,我只会上天入地去寻你。”

这样理所当然,又这样偏执。

阿茶低头看着他紧扣着自己小手的大手,心头颤得厉害。半晌,她松开他的手,俯身咬住了他的唇:“厉之哥哥,我们再给珠珠生个弟弟吧。”

凌幽暗的眸子一下子星火燎原,他弯唇,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乐意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