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琴技

高氏出声道:“十七,你来到这儿,你父亲已经知道你的孝心了。”然后转向月卯,“那一切就有劳月卯姑娘了!”

叠青开门,放了月卯进去,一并几件换洗的衣服和高氏熬制的补汤。

颜十七眼巴巴的瞅着大门,叹气。

高氏摇头,“这丫头,怎么还是这么死心眼呢!”

颜十七转身去马车上抱了琴下来,“娘亲,为父亲弹奏一曲可好?就弹父亲最喜欢的曲子!”

眼波流转,正好看到旁边的五角亭,便疾步走了过去,“娘亲,快来!”

高氏无奈,只得跟了过去。

颜十七在石桌上放好了琴,抬手将高氏拉了过去,“娘亲就当是教十七弹琴了。”

高氏落座,“好吧!那你可看好了!”

颜十七莞尔一笑,后退一步,就站在高氏的侧后方。

高氏抬腕,芊芊素手置于琴上,手指拨动,古朴悠远的琴声便飘了出来。

颜十七目不转睛的看着高氏的手指在琴上翻飞,心却突然被击了一下,控制不住的下沉。又像是被什么揪着,有种隐隐的扯不动的疼痛。

高氏弹奏的这首曲子,意蕴绵长,但她相信在过去的岁月里肯定听到不止一次。

但却没有一次这般深入人心。

眼前似乎有模模糊糊的影像闪现,离得很远,却又感觉很近,摸不着,也抓不住。

琴声止了,颜十七还傻站在那儿,双手用力的搅在一起。

“十七!”高氏连喊了三遍,还不见颜十七回神。不觉生出恐惧,赶忙去抓她的手。“怎么了,十七?你可别吓娘亲!”

颜十七打了个激灵,空洞的眼睛里总算有了焦距,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娘亲弹得太好听了!十七好像看到凤凰栖息于梧桐树上,眷恋不去呢!”

高氏暗暗诧异,“十七真的听得懂?”

颜十七用力的点头,然后上前一步,抬起右手抚在琴上,扭头看着高氏,“娘亲,十七可以弹弹试试吗?十七没有给父亲带什么,希望父亲听到十七的琴声,能好的快一些。”

“啊?”高氏圆张了嘴巴。

颜十七就在高氏的惊讶中落座,深吸了口气,嫩若葱白的小手轻轻抚动了琴弦。

高氏本来能容下一个鸡蛋的嘴巴,现在能吞下一枚鸭蛋了。

颜十七弹的,竟然就是她刚刚弹的《凤凰栖梧》。

指法不见生疏,音符更是半点不错。

颜十七收手,利落的起身,就看到了浑身颤抖的高氏,以及陷入石化状态的乔嬷嬷。“娘亲,可是不舒服?”

高氏伸手抓住她的肩头,“怎么会------怎么会------你怎么会弹琴?”嘴唇哆嗦,语音震颤。

颜十七惶惑的看着她,“我跟娘亲学的啊!娘亲刚刚不就这样子弹的吗?”

“主子啊!”回神的乔嬷嬷居然流下了两行热泪,“您可总算熬出来了!咱家姑娘这一开窍,竟是比四少爷还聪慧了。这弹琴居然一教就会啊!”

“我不信!我不信------”高氏摇着头。

颜十七皱了小脸,“娘亲,疼啊------”

高氏倏地松手,将颜十七推到一边,用力的咽了口唾沫,道:“十七,你看好了!我再弹一首曲子!”

连着深吸了三口气,才算是平稳住了心跳。

手松开了攥起,然后再松开再攥起,如此反复,手才止住了颤抖。再次拨动了琴弦。

颜十七很乖巧的从旁看着,直到一曲终了。

高氏起身看着她,“十七,你可还能弹下来?”

“试一试!”颜十七再次落座。

琴音流转,依然是丝毫不差。

“娘亲,十七弹的可对?”仰着头,水润的眸子不带半点儿杂质。

高氏拉过她的双手,捧在自己的大手里,四只手一起颤抖。

“十七的手随娘亲呢!”颜十七喃喃道。

高氏低头,将脸埋在颜十七的手中,失声痛哭起来。

颜十七呆愣,“十七没有娘亲弹得好,娘亲别生气。都说熟能生巧,十七回去多加练习,定然会越弹越好的!”

咳嗽声刺耳的响起。

颜十七飞快的扭头,看向院门。

颜秉正被叠青扶着倚在门框上,虚弱的看过来。

月卯在。

他们的对面,十米开外,长着两撇小胡子的沈铨居然也在。

在沈铨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