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我喜欢她

“知道吗!甄熙晴好像被绑架了!”

“啊?绑架?什么绑架啊!?”

“不知道,好像是刚刚才被救回来,好多警察都出动了,特别恐怖,你看她现在进出都有保镖,就是因为被绑架了!”

“天哪,真可怕!”

甄熙晴面无表情的从走廊上走过,身后总能听到指指点点的声音。保镖二十四小时守着,怕的就是之前的事情再次的发生。可是甄熙晴很讨厌这样的状态,与其说这些人是来保护她,不如说是来监视她事情到底怎么样了?韩兆家的确是帮凶没错,可是最后也是他救她出来的,否则她的出逃又怎么会那么顺利!?

还有……

还有被绑架的时候,如果那群小混混真的把她怎么样……

家里为了面子,也许不会把这件事情闹大,可是一直都是韩兆家明里暗里的保护她,才让她没有被欺负……

这些她也应该说出来才对……

可是现在她除了上学,根本没办法跟外界取得联系。她心乱如麻,无论是上课的时候还是练舞的时候,都没办法专心,老师也发现了这个现象,但是她刚刚遭遇过哪些可怕的事情,所有人对她都是一种同情和怜悯,并且对她这样的状态给予了理解。

甄熙晴干脆退了学校的练舞,她不想总是看到老师理解的目光,她不需要这样的理解,她只需要弄清楚这件事情。所以这天放学之后,她等到练舞室的人都走了,自己才去练舞。

保镖都老老实实的守在楼下,现在天气热,女生部这边的练舞室总有女孩子换了衣服贪凉快,穿的有些少,可是因为也没有男孩子,所以老师也没有管,甄熙晴来的时候,三三两两的女同学正洗了澡,提着自己的东西离开。

她慢慢走近练舞室,里面果然已经没人了。她走到舞室的最中央,手里的袋子划掉在地上,手机嗡嗡的想起来,是甄溪。

甄熙晴心里一暖,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甄溪果然神秘兮兮的道:“晴姐姐,我到楼下啦,我看到那些人在守着唷!”

甄熙晴淡淡的“嗯”了一声,道:“溪溪,你帮我把他们支开,不要很久,一个小时就行了。”

“啊一个小时啊,一个小时……听起来好久的样子……怎、怎么支开啊……哎呀!”她忽然叫了一声,甄熙晴皱眉:“怎么了?”

甄溪的声音变得含含糊糊起来,下一刻,电话的那一头变成了一个男孩子清浅的声音:“晴姐姐,我是许嘉宴。我和甄溪在一起……喂,手上这边也要滴下来了。”最后一句显然是跟身边的人说的。

正在吃冰淇淋的少女因为吃东西也不专心,冰淇淋化得满手都是,正慌忙的舔来舔去,想起来电话还在通话,含含糊糊道:“晴姐姐你放心吧!一定没问题的!”

小妹从小就是个小福星,到哪里都逢凶化吉,甄熙晴扯扯嘴角但愿真的像她说的这样。

不知道甄溪用了什么方法,甄熙晴从窗户往外看的时候,外面好像真的没有人了!可是她既没有看到保镖的影子,也没有见到甄溪和许嘉宴的影子,再打电话给甄溪的时候,居然关机了!甄熙晴心里有点着急了甄溪的确有小聪明,可是有时候含糊起来不知一般的二,虽然有个许嘉宴在身边,但是两个人终究是小孩子……

来不及了,她一定要出去!

为了保险起见,甄熙晴随手把身上的一件外套脱下来从窗户口丢了出去,这个时候已经过了放学时间,也是校工出去吃饭的时候,甄熙晴这件衣服丢下去,居然没有人出来捡,她心下一喜,准备从另一站窗户口跳到二楼延伸出来的台子上,一边有个逃生梯,可以从那里下去。她不要很多时间,只要一个电话的时间也好!

哪知道她刚刚探出一个脑袋,舞蹈室的大门忽然被轰的一下踹开!

那一瞬间,甄熙晴的心都跟着狠狠一颤!自从经历这件事情之后,她很怕凭空震响的声音!舞蹈室的大门被踹开,慌乱间一个男孩子冲了进来,不由分说的就把蹲在窗户边的她抱起来往地上压!

甄熙晴吓坏了,她奋力挣扎,可是那个男孩子的力气很也大,他的呼吸急.促,有着青春热血少年的独特味道,只要甄熙晴挣扎,他就会用更可怕的力量镇压!

“别动!你别动!甄熙晴!我、我真的很喜欢你……”

一句喜欢,就像是一根刺一样刺中了甄熙晴最敏.感的神经,她由心而生一种恶心之感不想被碰触,不想被欺负!以至于后面那一句“你不要做傻事,不要害怕”都彻底的抛诸脑后。

她忽然惊声尖叫起来,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她常年练舞的长腿蛇一般的滑到了男孩子两腿之间,毫不犹豫的顶了上去!

男孩子发出了痛苦的呼声,甄熙晴趁机翻身而起,她似乎被刺激到了,一边叫着救命一边不要命的狠狠踹倒在地上的男孩子!她害怕极了,心里也对男孩子恶心急了!

一脚一脚踹过去,她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

人呢!?人呢!?

甄熙晴猛地想起来,她让甄溪把保镖带走了!

那一刻,她几乎想也不想,一脚狠狠地踹向地上的男孩子,看到他整个人彻底的蜷缩起来之后,慌乱而惊恐地跑掉了……

……

一个小时之后,警察赶到学校包围了整个舞蹈室,甄鸿建火冒三丈的看着警方把文娱楼搜了个遍,也没有搜到那个偷溜进来的变.态。

甄溪惶恐的陪在甄熙晴身边,许嘉宴也皱着眉头站在一边,看到伯父生气的质问那几个保镖的时候,她吓得不敢说出实情。

甄熙晴还在发抖,身上披着自己的外套,她知道甄溪只是为了帮自己,所以根本没有想过让甄溪背锅,遂主动对甄鸿建说,是她不喜欢被管着,让他们走的……

一个巴掌狠狠地扇了过来,甄熙晴觉得耳朵都嗡鸣嗡鸣的,那一瞬间,她好像回到了和韩兆家逃出来的那一天,她也想叫人回去救他出来,更想解释整件事情,可是也是父亲的一个巴掌,把她扇得不省人事。

“你就给我省点心吧!其身不正,当然会引来那些乱七八糟的垃圾人对你想入非非!你是个女孩子,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爱,还想让谁来给你操心!?我怎么会有你这种不检点的女儿!”

甄溪吓哭了,她抱着甄熙晴,小声的道歉。甄熙晴没有哭,她只是看了甄溪一眼,轻轻摇摇头,一个人站起来上了车。

事情总有时过境迁的时候,但是甄熙晴的恢复,快的惊人。她几乎是在第二天就变得像是没事人一样,不对,应该说是比以前更加可怕的小姐姐,所有的事情都要争取做到最好,无论是跳舞还是学习,或者是……完成梦想。

……

眼泪吧嗒一下,滴在陆承洲的脸上。

人躺在地上,身上压着的女人张牙舞爪的要报仇,可是回忆起那些过往,却慢慢地红了眼睛,流出眼泪。甄熙晴第一次在陆承洲面前流露出这样的情绪来,没有盛气凌人的霸气,也没有咄咄逼人的狠厉,现在的她,好像要把当年匆匆收起来的委屈和难过,一点点的释放出来,把这份迟来的委屈,丢给一个对的人。

她伸出食指,轻轻地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陆承洲一怔,抬起头就想要轻轻啄那吹弹可破的地方。

可是还没碰到,身上的女人忽的跨下脸来,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巴掌。并不疼,只是轻轻一拍,更像是提醒。

陆承洲还没有彻底的冷静下来,刚才这个动作也是下意识的没有思考,此刻他才明白,那个动作并不求吻……

“这里……拜你所赐,打在这里。”她的脸上写满了四个字委屈巴巴。

陆承洲由心而发的觉得好笑,可是看着她这个样子,也想得到自己要是敢笑,她就敢当场把自己的嘴.巴缝起来。两人没有改变姿势,就这么一上一下的躺在冰凉的地板上。陆承洲一只手臂枕着脑袋,一只手轻轻地随着她的指引,摩挲着那细嫩的脸蛋。

有些从来不肯启齿的秘密,不知道为什么,脱口就出来了。

“这样算起来,我们也扯平了。拜你所赐……”他竟然挺着顶了顶:“这里……也废了很多年。”

甄熙晴一开始下意识的觉得他在耍流.氓,可是回过未来,难免惊诧,一只手慢慢地捂住嘴.巴:“这么说……你真的……”

陆承洲一点隐瞒的意思都没有

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陆家只有他一个孩子,父母对他更是看重,因为他从来都是踏实勤奋,所以父母根本不担心他,也不会过多的干涉他的生活。可他们谁都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让他们十分放心的儿子,竟然……竟然会……

陆承洲的目光看着天顶,慢悠悠地说:“我当然不敢告诉她们,我是为了救准备轻生的女孩子,反而被女孩子踹出了毛病,可是带我去医院检查之后,医生说有创伤,还好你那天是在舞蹈室,没有穿鞋子,所以只有内伤,没有外伤。我爸妈急坏了,费了很多心思来看医生。”

“他们一直怀疑我是不是被不法分子盯上了,遇上了什么校园暴力……”

噗甄熙晴居然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陆承洲觉得自己这张脸是不用要了,他单手捂着脸,无奈道:“这样的秘密在那个时候,算得上是非常丢脸的,我爸妈很着急,可是我爷爷出面,把我带到他家里。”

“我爷爷是个木雕师父,一辈子没收过徒弟,但是他手底下出来的东西,不必藏馆里的差,他说我爸妈的性子,只会让我想歪,他让我学木雕,学修身养性,学做人的道理,他说……”说的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他说是不是男人,不靠一根东西来证明,我还小,身体都没长开,我爸妈都是瞎着急,与其在我爸妈的着急下让我也跟着深陷苦恼,不如学点有用的东西……”

“所以,我转学了……那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也心灰意冷了,连女孩子都不敢看。对你……也了解的少了。跟着爷爷的那段日子,去了新的地方,我比以前更沉默,尤其是……对着女孩子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很害怕女孩子在我身边歇斯底里的叫,也害怕她们咄咄逼人的样子,尤其是他们靠近的时候,我都觉得身上还在疼,归根究底……都是拜你所赐。”

甄熙晴联想了一下网上的消息,再看看面前这个被自己压着的男人,心里竟然生出了几分难能可贵的心疼……

“对不起嘛……我也不知道……”

陆承洲眼神温暖的看着她,轻轻捉住她不安分的手,淡淡道:“我说这些,不是为了博取你的同情,只是想告诉你……我并没有要欺负你,也没有要捉弄你……当天我真的以为你……那时候我年纪也小,被几个知道我心思的同学激了一下,就……”

甄熙晴不说话了,直勾勾的盯着他:“这么说……你一直都是孤零零的?真可怜……那……是不是遇到喜欢的姑娘的时候,也因为我的阴影吓得把人家推的远远地!?”

“没有‘人家’。”陆承洲回应的没有意思犹豫。

甄熙晴瞪大眼睛:“胡说八道,要我给你数数吗,光是……”

“没有……一个都没有……”陆承洲有些无奈……

眼前好像又浮现出了这些年的心境,难堪的,痛苦的,无助的,羞耻的……有时候他真的会害怕,害怕自己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连喜欢的女孩子都不能靠近。

学雕刻艺术,的确能修身养性。可是,纵然他努力的修的不食人间烟火,却没办法人间烟火伴着滚滚红尘铺天盖地的袭来当年只是在一些小秀场跳跳舞,接一些小广告的小童星,忽然就一炮而红,红透了半边天。大到商场的广告牌,寸土寸金的大楼滚动屏,娱乐版的热点头条,小到余沁买的山寨小零食上盗版她肖像,颜色都p的失了真的代言头像,韩康康的电脑桌面……全都是她。

不是没想过离开这里,可是如果真的离开这个城市,好像恰恰是应验了什么似的。所以,他留在了这里,一过就过了这么多年,在和她全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里,安安静静的走过年少时光。

不是不甘心,周蔷薇最初出现的时候,单纯而美好。偶有几次,他远远地站在窗外看着她低头学东西的样子,只觉得那个模样也很好看,让人觉得心情安宁。或许……周蔷薇就是老天派来解脱他的人吧。

可是不是这样,从周蔷薇按耐不住主动表明心意之后,他的心里竟然有些挫败。并不是因为男人的挫败,而是当她闭上眼,红润的朱唇慢慢凑近的时候,仅仅是她身后的一个巨幅广告,都让他失了神。

认输,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认识甄元康,其实是很早之前,甄家的男孩子疼妹妹,这在学校是众所周知的,就算甄熙晴息事宁人,不想再查下去,并不代表甄元康会就此罢休。所以第一个找到陆承洲这里的人,是甄元康。

陆承洲的诊断病例清清楚楚的摆在甄元康的面前,让原本是来找茬的大哥瞬间无语凝噎。

“她当时跳上了窗户,我以为……出事之后,我很担心她。我喜欢她,但是从没想过欺负她……”这是陆承洲给的解释,语气波澜不惊,却隐忍了千情万绪。甄元康只要稍微一想就能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甄熙晴的性子他很了解,现在他的好妹妹对人家造成的创伤可能是一辈子的!

所以,他这个当哥哥的同样不能坐视不理。

莫名的,两人就这样成为了相识多年的好兄弟。

陆承洲的噩梦并没有因为远离甄熙晴而结束,因为,他根本无法远离。

哪里都是她,哪里都有她。直到有一天,她气势匆匆的从咖啡屋一隅横冲直撞而来,带着比之童年变本加厉的盛气凌人,让他……离开她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