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详

“知道了。”艾雯早早睡下,可翻来覆去,一直未能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账内突然飞进一只蚊子,嗡嗡地叫个不停。她只想尽快的睡着,于是干脆将自己闷在被子里。可只消停了一会儿,那蚊子的嗡嗡声又盘旋在被子外,着实令人烦躁。艾雯爬起来捣腾了一番,终于听不到声音了,这才睡下。可才一会儿功夫,嗡嗡声又在耳边想起来。

被折磨直到夜浓时,艾雯无奈地坐起来,她想:连你也欺负我。暗淡无光的屋内,透进一丝凉风。回忆起种种,艾雯心中一苦,眼泪不禁流下来。

无数的剧情和书里都曾告诉她,帝王风流多情,可她还是心存侥幸,以为格勒长宇和其他人会不一样,他们的爱情会和别人不一样。可人心易变呐,前日还是海誓山盟,今日却已是昨日黄花。他没有通知她,也没有好好来谈分手,连一句“不爱了”都没有,就大张旗鼓地爱上了别人。

“这算什么呢?”

倏然一阵开窗的轻声,闪进一道黑影,泪眼模糊的艾雯未及缓过神来,被人死死捂住了嘴巴。

“夫人,您醒了么“小碧瞧见房内灯亮了起来,便来问道。

”起来喝了点水,没事,你去休息吧。”

“哦,夫人有需要随时喊小碧。”她刚刚分明听到有声响。

“好的。”

离去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那男子松开手,慢慢退下了床,屋顶上飞下一女子,身轻似燕。

艾雯赶紧将置于床头的面纱带上,由惊吓变得忧心忡忡,她道:“你们不是走了么?怎么会在宫里?”

“三公子还有心愿未了。”东盈雪道。

“嫂子,你没事吧?”长平今日听闻,前日左翼遇袭。

“你别过来。”艾雯抚着脸,警惕地道:“你们是怎么进宫来的?”

“这里怎么也算三公子从小长大的地方,条条道道轻车熟路,再加上他狼人的身手,格勒宫自然来去自如。”东盈雪靠近左翼,道:“左翼,你这么怕我们,不会是认为那日袭击你的人是我们吧?”

艾雯疑惑地望着她,东盈雪略有生气地道:“你是被伤到脑子了么?若我和三公子想要你性命,那日何必要将你放回?之后又千辛万苦入宫来杀你?”她冷笑,继续道:“现在更不会这样好声好气的和你说话。”

“东盈雪,你说话别太过分!”长平道。

东盈雪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把嘴边的恶语憋回了肚子。

艾雯支支吾吾到:“宫中又出现了血魔人,真的不是你们么?”

“当然不是了。我们这次进宫,也正是为了调查此事。”

“你们贸然回宫,实在太冒险了。”艾雯发愁地看着格勒长平。

”此事不结,三公子可走得不安心。”

“嫂子,你的脸是不是受伤了。”长平见她在床榻之上,仍然穿戴面纱,便疑虑道。

“无碍,小擦伤。你们都查到了什么信息?”

“没有太多的时间,我们仅仅是查验了死者苏哲的尸体,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东盈雪道。

“什么奇怪的事情?”

“死者身上伤口众多,这就像发了疯的三公子。”东盈雪说着,遭来格勒长平的一记白眼。她继续道:“我只是做了个比喻,我们捕食猎物从来快、狠、准,不拖泥带水。可这个血魔人像是发了疯似的。”

“这能说明什么呢一个疯了的血魔人?也许每个人的行事作风不一样?”她想起红色森林里的那个小童,一张孩童般无邪的面孔,却比任何人都凶残。

“就当你说的是,他是个疯子,可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为什么血魔人会突然出现在格勒宫?艾雯看着东盈雪,补充道:“除了你们之外,为什么会有其它血魔人出现?”她猛咽了下口水,想着:红色森林之外有一道结界,将血魔人和灵族的人世世代代困在红色森林中。既是如此,为什么格勒宫会有血魔人?这个血魔人是从红色森林里逃出来的?还是被长平他们咬伤的人?只有一个血魔人么?

“不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先祖立下的封印,血魔人是不可能从红色森林里逃出来的。”提到红色森林,东盈雪显得异常紧张,她害怕回忆起那可怕的小时侯。

“莫非是被咬伤的人。”格勒长平道。

格勒长平和东盈雪都是因为误闯了红色森林被咬伤而转化为血魔人,长平在转化前未食得人血,而转化后一直与东盈雪在一起受其训练,期间也确未曾咬伤人。长平和艾雯的眼光齐落在东盈雪身上。

“你你们干嘛都这么看着我?是,我是咬伤过别人,”东盈雪骄傲的眼睛变得湿润,她压抑着情绪继续说道:“但他们都已经死了。”她收尾的声音变得极小,悲伤袭上心头。是她亲手毁掉了一切,东盈家、许家,都是被她害的。

艾雯递了手帕过去,东盈雪推开道:“从那以后,我就从未捕食过人,没有咬伤过任何人。”

“会不会是此前同我们一道去往红色森林的人?那些侍卫,一去不回,再无音讯。。”

“这些人早已经被哥哥排查。”长平道。

艾雯眉头一皱,毫无思绪。

“这次的死者和之前的不一样。之前死的那些宫女死前并无挣扎的痕迹,而且伤口极为平整,甚至深浅无差,若非是刻意追求完美,就是刻意模仿而为。”格勒长平道。

“布禅将军也曾如此说过。”长平和东盈雪左一句“死者”右一句“死者”,艾雯听着心里极为难受。

“你的意思是,怀疑之前宫女遇害是人为刻意模仿?后者才是真正血魔人所为?”东盈雪问道。

“我的判断如此,仍需调查。”

“你心中可有人选呀?”

“如果从最早第一个宫女死的时间算起,这个陷害你的人似乎早就知道你是血魔人了。会是谁呢?”艾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