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抖音小说网>游戏·竞技>弑神诛魔传> 第三十三章 寒冰龙息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三章 寒冰龙息

隐者借着夜色隐藏于黑暗中,那么在夜色中的每一处他都可能存在,易凡捂住被重创的胸口,大量血液如泉水般从胸膛深处不断喷涌而出,上衣与手掌被流出的鲜血染个通红,一种触目惊心的红色。

真可怕!要不是凌天循着易凡的叫喊声围魏救赵,以风刃般的速度往他后面直砍,隐者为求自保迅速撤开,易凡估计就被斩断大动脉血崩而亡!

死里逃生的易凡惊出一声冷汗,他清醒的意识到,深藏不露的隐者其实是收割人命的亡魂,自己还未反应过来镰刀便已经架到了脖子上。

“【寒冰龙息】。”冰凝双手结印,口念咒语,世间最圣洁的女神虔诚地祈祷着。

周围的温度迅速下降,地面上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反射出点点微光,仿佛魔法师正在施展魔法,时光瞬间流逝四个多月,冬天已经来临!空气中的严寒侵蚀着方圆十米内人们的行动速度,稍有不慎血液便会被寒冷凝结成无法流动的固体。

扎髯大汉哆嗦不已,不停抖动身上的肥肉御寒,柳千仞默念口诀,驱动真力暖和身体,易凡紧咬牙齿,打算用毅力撑过这关,咒语使用者冰凝丝毫不受寒冷影响,凌天服食水属性龙灵后对寒冷产生了抗体。

两刃相交,断的不一定是脆弱的那把,天地间曾有许多秘法,可以瞬间逆转战局,如凌天的【兵家奥义】,隐者的【隐遁术】,冰凝的【深寒龙息】,而相对的,副作用也是极大,不到生死悠关的时刻绝不会轻易祭出。

可以了,冰天雪地里,人体对零摄氏度以上的温度感知能力会强大无数倍,只要用心感受,隐者的所在位置便会暴露,纵有秘法隐匿气息也无法做到把体温降至零!

然而怪异的事情出现了!凌天竟然只感到包括自己在内五个人的体温,没有第六人!难道真的存在没有体温的人,如果这样他还能活吗?这不科学!

凌天完全有信心在正面交锋中虐杀隐者,毕竟隐者硬件若是过关必定不会选择使用秘法,秘法乃不得已而为之!可现在如何寻找?难不成他真的已经离开山腰?不,选择隐忍的敌人下定决心迎敌后便绝不会退缩,决不可大意轻敌!

无奈之下凌天只好一剑刺向地下,发泄心中的不甘。有了!灵光犹如闪电又一次在凌天脑海劈下,还存在一种可能,看似荒谬却又不失为最合理的可能!

飞身朝冰凝方向疾驰而去,金黄色的剑舞成了一道剑光闪过!如同商量好了一般,冰凝后方的泥地爆开,隐者破土而出!挥动手臂向前华山剑直刺冰凝后心!

玉骨冰肌被锋利的华山剑畅通无阻的划破刺入,直取心脏正中!

一寸!仅仅差一寸!绝代的美人便会香消玉损!

然而隐者全身的力量已经崩溃消失,这一寸任凭他心念涌动也无法再多一分一毫,玄金剑的威力还未衰竭,隐者重重跌落被钉在地上,心脏被完全刺破!血流如涌!华山剑随着隐者跌倒在地也被迫离开冰凝体内,她秀眉紧蹙,一双粉脸变得雪白!显然十分痛苦!

隐者已死,如果是白天众人便能看到他瞪大的双眼中无比错愕的神情,凌天飞来的一击无论如何他都无法相信。

这一次柳千仞真正感到面如死灰,可以说凌天是在偷袭的情况下杀死执剑长老,可执剑长老却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杀死,两个字:恐怖!周围的寒意渐消,可他仍然感到冰冷无比,这是从心底涌出的寒流,浇灌到他四肢百骸,双腿已软尽管多想逃离却无法动弹。

扎髯大汉没有内力只听到“扑”的一声有一人倒下去了,他兴高采烈地拍手叫好,他自然以为是隐者胜利了,傻人有傻福,如果他知道真相第一时间就尿裤子了。

“假借公道二字,杀人夺宝!真是正派中的败类!”他发现将玄金剑抵上吓破了胆无法动弹的柳千仞颈中是何其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冷冷地声音已经宣告了他的死亡。

有人为了自身的利益将身边最重要的人置于死地,你将他置于死地天经地义!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柳千仞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渺茫地机会,摇尾乞怜地祈求凌天手下留情,哪里还有宗师的气度。

“你们怎么看?”凌天语气柔和无比,充满磁性,开始征求易凡冰凝的意见。

“隐者已死,他也吓得废了,无法威胁到我们,不如留他一命。”易凡理性地分析到。

“要不放了他吧,反正我也没有大碍。”冰凝不愿心上人多造杀孽,也如此说。

“多...多谢二位开恩。”柳千仞如获大赦,可脑子里想得却是以后如何想办法找回场子。

闹市中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即使强如易凡凌天还是觉得这儿更有安全感。

“凌兄,你最后为什么还是杀了柳千仞?”回集市的路上易凡问道,语气中并未有责怪的意思。

“上次你放过柳千逸,结果他回刺你一剑,这次还招来华山派高层,这次再放过下次还不知道要招来什么敌人。”凌天抱着昏迷的冰凝,他也一样脸无血色。

“说的也是,是我考虑不周。”易凡微微一笑,如果没有体会到柳千逸“报恩”的一剑,柳千仞死之时他还会反感凌天杀心过重,可现在绝对不会。

客栈是上好的客栈,也是价格昂贵的客栈,舒适宽大的床,干净整洁的摆设,绝对安静的空间,凌天把冰凝轻轻安放到床上。整个过程小心翼翼温柔无比,生怕一不小心就搁着她弄疼她。

易凡受不了了,站在房间的门口给把风。

“还说没有大碍,伤成这样,还在逞强!”凌天轻轻责怪道,不过这话一般是女生对男生说的,所以气氛有点怪。

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