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蛇口脱险

荒野之刃 落第文豪 2870 字 2020-10-17

“我撞坏的地方?”

贝莉抬起头,愣了半刻,“你是说那面墙!可它明明没有...”

“你很快就懂了。”看到贝尔特莉苍白的脸色,伊恩打断对话,令缇娜全速向地下入口行进。

“再坚持一下。”伊恩对自己的荒灵说道,承受了瓦尔信徒的一波魔法轰击后,缇娜遭受了一定的损伤,作为与之精神相通的荒野巫师,伊恩可以感受到缇娜正为此忍受的疼痛。

即使如此,缇娜的行动不曾因此迟缓,而且令伊恩自己也感到意外的是,在瓦尔的这片神格领域中,唯独缇娜掌握的魔法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削弱,不论是眼下如常使用的变巨术,还是搭救贝尔特莉时对渊妖降下的焰击术,从效果上来看都没有受到瓦尔的丝毫削弱。

是因为太古旧神的灵魂碎片?伊恩将疑问埋在心底,将注意力集中到前方的路线上。

于路口处建立的狭小入口出现在眼前,伊恩估算着距离,抓住王女的手再次握紧。

“准备好。”伊恩简单提醒了一句。

准备好什么!?贝莉心头一颤,不好的预感催她翻过身体,和伊恩一同看向前方。下水道狭窄的入口不断放大,身下的黑蛇在撞上之前骤然“消失”,伊恩和贝莉的身体凭借惯性无助地向前飞出,落进下陷的地道。

就在贝莉担心自己重重摔向阶梯或某一堵墙时,一股拉力从斗篷上传来,另一人的身体贴近她的后背。

由伊恩充当肉垫,贝莉着地时所受的冲击减小了一大半,只是震动还是让体内的伤狠狠搅动了一番。

不等贝莉爬起,好几只鱼人影子出现在下水道入口,将她吓得从伊恩身上滚了下来。

“没事吧?”

这道虚弱的问候并非来自伊恩,而是来自阶梯底部。

“蜜儿!”意外使贝莉叫出了声,她很快发现对方眸里的黯淡,担忧地凑上前去搀住对方。

“没到嘘寒问暖的时候。”伊恩一个骨碌从阶梯上翻起。比起鱼人,他更担心的是跟着追来的渊妖.猎手,绝不能让它们跟到蜜儿的工坊附近,尤其是自己还没把握战胜它们。

巨大化的缇娜无法继续在狭窄的下水道行动,所以伊恩挥手示意两人朝深处跑,自己跟在最后。

“这个速度会被追上!”贝莉回头喊道,很明显,她和蜜儿现在都跑不快,伊恩却仍旧不紧不慢地在她们身后倒退着小跑。

“闭嘴,你们没命跑就对了。”伊恩盯着来袭的鱼人,头也不回地说道。

贝莉赌气般地抿起嘴唇,忍痛朝前跨步。如果她记得没错,之前撞的那面墙就在前面一点左拐,可就算跑过去,鱼人和渊妖还是会追上来,伊恩到底想怎么做?

贝莉已经没力气去研究这个问题,她咬着牙,一心奔着当下的目标而去。

不多久,身后传来间续的打斗,贝莉和蜜儿终于到达拐口,只是那堵被贝莉撞过的墙依然完好无损地挡在通道内。

“这哪儿撞坏了!”贝莉不可置信地僵住脚步,不头皮发麻地往伊恩那边看去。

“不,并不是完好无损。”蜜儿发出声音,双眼吃力地抬起,“看到了吗?有水从墙壁上滑下来。”

确实,贝莉这才注意到。

“它是这片下水道里的承重墙之一,不光由砖石累积而成,里面还有一层网状的铁筋,三级以下不以力量见长的战士绝对无法撞开。但你却把它与周围的接口撞裂了。”蜜儿解释道。

还不等贝莉完全理解自己造成了什么,赶来的伊恩便将她们推向墙壁。

“把气吸足!”荒野巫师刚一说完,一道黑影在他们身后的通道里迅速膨胀,转眼间一张足以将三人吞下的巨大蛇口扑了上来。

什么鬼!

贝尔特莉眼前一暗,陷入潮湿柔软的黑暗之中,在这层压力的包裹下,越来越响的碎裂声从近在咫尺的外界传来,不断生长的空间似乎在和另一股外力抗衡,并取得着优势。

最终,伴随着一声轰然倒塌的巨响,紧绷的空间骤然放松,带着他们向前移动。伴随着阵阵臭气,厚重的流水声从外界倾泻而来。

哗啦一声,三人从缇娜的嘴里滑出,跌进下水道中及膝深的脏水里。巨大化的缇娜卡在过道里,身下压着已经变了形的承重墙,新鲜的粪水从墙壁的裂隙间花洒般喷出。

蜜儿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与伊恩对视了半秒。

多亏了贝尔特莉的“事先工作”,缇娜才能在无法移动的情况下,利用身躯的挤压顺利推开这堵墙壁。目前为止,一切正如他们计划的那样。

“我们安全了吗?”贝尔特莉擦着嘴角的脏水问道。

“基本上是了。”伊恩看向自己的荒灵,其巨大的身体塞在下水道里,挡住了所有意欲追来的猎手。

“等我们走远一点再让缇娜恢复体型。”伊恩清楚地提议,“那时引起的下水道塌方足够把这段路重新锁死。”

“你的蛇不会有事吗?”贝莉看着被压在砖石下的巨蛇,不由感到一丝内疚。

“动作快点就不会。”伊恩冷淡地瞥了王女一眼,第一个转身离去。

蜜儿对贝尔特莉点了点头,走在了她前面。

“好吧。”王女最后看了缇娜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所以科琳和纱琳她们已经到了吗?那些孩子们呢,安全吗?”贝莉并不知道她从藏身处逃走后发生的一切。

伊恩没有回答,兀自走在前面。

“嘿,听见吗?”贝莉疑惑地向前赶了几步,蜜儿并没有拦住她。

贝莉越发不安,她无视身体的疼痛,扯动手臂伸向伊恩。

“别碰我。”伊恩平静地警告,“你的手会烂掉。”

贝尔特莉以为这只是伊恩荒唐的谎言,继续抓向他穿戴着护甲的手臂。

即将触碰之时,伊恩骤然转身,裸露在夜幕甲外的手掌死死攥住王女的右手,将贝尔特莉的指关节挤得咔咔作响。

然而贝尔特莉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怯懦,也没有反抗,只是坚定地注视着伊恩的双眼。

“告诉我。”她要求道。

荒野巫师凶狠地迎上王女倔强的目光,鼻子皱起,嘴角开始向下抽搐,毒蛇猛兽般凶戾的气息从他身上突现。

贝尔特莉的眼眸深处,她退缩了一瞬,但某种信念再次堆聚起她的勇气,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诫她不能在此逃避,不能对那些因她而逝去的生命逃避。

“死了。”

伊恩吐出这两个音节,语气比预想之中平淡。

“科琳,还有孤儿院的孩子、院长,瓦尔信徒杀死了他们。”他放下王女的手掌,陷入了一种解脱般的空虚,看着贝尔特莉的眼神似有些空洞,然后问道:

“你准备好背负这一切了吗?”

失忆的王女或许忘记了自己原本背负的信念,但这一刻,她知道,自己从未忘记那些信念的重量。

这具身体,正是为了这些重量而存在。

“干他妈的瓦尔。”

谁也不知道,原本贵为王女的贝尔特莉何时学会的这具脏话。

但无所谓,这句话已在让伊恩惊讶之余,眼中再次燃起猖狂的光。。

“说得不错。”伊恩转过身,没有去看贝莉不争气掉出的泪珠,那会减少脏话给她带来的气势。

但他们一定会让瓦尔付出代价以眼还眼,以牙还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