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总是上热搜 我二了 4399 字 2020-10-17

谢灼华在阳台边站着,看到苏清婉从一辆车里出来。

“谢灼华,你帮不帮,不就让你勾搭勾搭苏清婉,少你一根头发?”叶思齐坐在沙发上对于谢灼华死守的尊严不屑一顾。

“她要是把我吃干抹净了,你对我负责?”谢灼华回头,看了看叶思齐。之前他收到苏清婉信息然后从公司赶回来,脚还没迈进门半步叶思齐就从后面冒了出来,然后苦口婆心的劝他和苏清婉在一块。这都什么事啊?

“你不对人家小姑娘做什么就行了,人家小姑娘哪会把你怎么样?你要是真被她吃了,我养,咦?你被她吃了干嘛要我养,你让苏清婉养你啊?”叶思齐想了想莫何,果断拒绝养谢灼华。

“陆时,我就住在。”苏清婉和晋小爱下车,陆时也下车。

“清婉,你住这里?我送你上楼吧。”陆时开口。

苏清婉觉得送不送都无关紧要,看到晋小爱还没回家,“陆时,我助理不住在这,要不麻烦您?”

“噢,这样啊,那我送她回去,你自己上楼吧,注意安全。”陆时有些遗憾,“改天记得请我吃饭。”

“好好好。麻烦你了啊。我保证以后打架还喊你?”苏清婉豪气万丈地说着。

“打架?”晋小爱疑惑道。

“没什么,陆时送你,你也不要打车了,我先上去,有事情我打电话叫你。走了拜拜。”苏清婉和二人道别。

陆时和晋小爱和苏清婉道别后上车走了。苏清婉看了看楼上,30楼很高,她也看不清楚什么。“阿嚏!”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感觉到一股寒意,不是那种诡异的寒,是冰镇老陈醋的寒,还带着酸的味。

她走上楼,把行李往家里一丢,走到隔壁。隔壁的门开着一条缝,苏清婉心道:门没关,给我留门了?苏清婉推开门,然后……

“你们继续,我不是有意打扰的,我马上滚,继续,当我没来过。”苏清婉赶紧退到门外把门一带,然后趴在猫眼上努力瞟一些。是的,她一进门看见叶思齐双手撑墙,谢灼华被叶思齐禁在两臂和墙壁之间。

苏清婉的内心装着大海,同样也装着波澜:谢灼华,不让你对女人勾三搭四,也没说让你找男人,这,这还是有妇之夫啊!苏清婉给莫何发微信:姐,你绿了。

老母亲:啊?

诗饮后:你男人在强吻我男人,然后绿了你,顺便也绿了我?

老母亲:你男人?

诗饮后:打错了,是“稳拿了”。

老母亲:绿了你?

诗饮后:你绿了我和你一起绿。

老母亲:怎么回事。

诗饮后:没事,无病呻吟,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有男人了。

然后苏清婉撤回了。

老母亲:刚刚发什么呢?没看到。

诗饮后:没事,我无病呻吟开开玩笑,话说你不应该和叶思齐在一块吗?

老母亲:我让他去拿东西,就上次我丢在你家的一个盒子,里面是戒指,我觉得麻烦就没戴了,然后他非要我戴,然后就来拿了。

诗饮后:(⊙o⊙)哦。

苏清婉走回家,把盒子找了出来,她的内心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啊,刚刚的场面她看的多激动,就差一点点两个人就亲上去了,她就是腿贱啊,她明明应该晚个几秒,然后就……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把苏清婉从yy中来了出来。苏清婉走过去开门,看见是叶思齐,她正打算说话。

“苏小姐不要误会,只是个站位问题。”叶思齐解释了一下,“我是来拿……”

“我懂,我懂。这个,是吧?”苏清婉把戒指递过去。“您就是叶思齐(zhai)吧。”

“嗯,谢了。苏小姐冰雪聪明啊,至今为止有两个人读对过我名字,一个是谢灼华,还有一个就是你了。”不过,叶思齐还是好奇,你到底懂什么?

“过奖了,只是莫姐经常说‘思齐(zhai)大任’,嘴上念叨,我也就顺耳听听。

“是吗?”叶思齐可以想象出莫何念着这几个字的样子,“谢灼华这么无聊的人,你平时和他聊些什么?”叶思齐为了撮合他们,硬生生把狡诈改成了无聊。

无聊吗?苏清婉想了想和谢灼华相处,不无聊啊。“聊了他的母亲啊还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

“他母亲不是很早去世了吗?”叶思齐想了想,大概在谢灼华还很小的时候,他并不清楚,不过这有什么好聊的。

苏清婉皱眉,这个版本不对,不应该是闹脾气离家出走吗?“他有继母吗?”

“没有。你们聊得还真是有点乱七八糟的。我先走了,谢灼华在隔壁等你,你要是有事找他就去吧。”叶思齐往电梯走。

苏清婉缓缓走出门,谢灼华骗她的?不可能啊,当时说的那么一本正经。或许,这是另一种对过世的人离去的说法,可能是谢灼华安慰他自己的。她向隔壁走去。

“那个,”叶思齐突然回头看着已经在快把手敲在谢灼华家门上的苏清婉说,“你没事也可以找他的。”说完他心满意足的走进电梯。

不知道怎么回事,叶思齐给苏清婉一种感觉,就像推销自家孩子的老父亲。苏清婉正打算敲门,门开了。

“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子。”谢灼华开口。

苏清婉走进门说,“我懂,我懂。”

“你听我解释。”

“我知道暗恋一个人是很痛苦的事,尤其是**,而且还是个有家室的,我知道你也很无奈,不要悲伤,好男人有很多,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其实两棵树吊死更舒服。”苏清婉从心底里为他悲哀,她抱了抱谢灼华,“来,给你一个爱的抱抱。”

谢灼华打算从背后轻轻的搂住她,然后就听见苏清婉说,“宝宝,你是攻还是受。”

谢灼华生无可恋的放下手,然后继续听见苏清婉说,“我以为你是1,但刚刚我觉得你是0,现在我觉得你是10”

“你脑袋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谢灼华揉揉苏清婉的头,“我不喜欢他,刚刚那是误会。”

苏清婉正想说话,谢灼华又说,“我喜欢你,你现在明白了吗?”

“……”

“吓到了?”

苏清婉想哭,我是受宠若惊你信吗?“没,没,你刚刚……”是不是在对我表白。

“想问我是不是在表白?”

苏清婉的心思被人家说出来了,顿时耳垂红的好像滴血。

谢灼华看到苏清婉耳根很红,脸色却依旧,笑了笑,“是的。”苏清婉的心仿佛就要跳出来了。“又不是,总之,你就不要在你小脑瓜里想那么多了。”谢灼华宠溺的语气仿佛攒了几世的温柔。然后他伏下身子,在苏清婉耳边说:“是吧,贝贝。”

苏清婉沉默没有说话,是你先调戏我的,那你就要负责。她的唇慢慢贴近他,谢灼华现在是弯着身子的,所以她没有像上次踮起脚亲到了脸颊,这次是准确无误的对准了唇。

谢灼华以为苏清婉又像以往一样不说话,他打算让她在这愣一会然后他去做饭,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倒是让他一惊,他勾起嘴角,看了看眼前闭着眼的女孩,她的每一根睫毛都在颤抖。这可是,你主动的。

谢灼华轻轻的吮吸着她的上唇瓣,温柔的摩挲着,苏清婉的大脑在谢灼华的回吻中呆滞了。谢灼华撬开她的牙关,撩拨着苏清婉湿热舌头。苏清婉像跌入一个温柔的漩涡,她的意识被越拉越深,摇摆,安定,坠落,沉迷,就像一条精细的丝绸,在脸上轻轻的划过,然后拉着她万劫不复。

然后她的耳垂一热,就像之前很多次谢灼华凑过来一般,却更亲密。苏清婉感受到谢灼华的牙齿轻轻的叼住了她的耳垂,然后换成两个唇瓣咬紧,“和我在一起吧,好吗?”

苏清婉呆滞的哼了一声,然后就把自己买了。

谢灼华许久松开她,“我去做饭,你在这坐会。”

“嗯。”

刚刚发生了什么,所以现在她是和他在一块了是吗?可是她究竟是怎么和他在一块的,谁来告诉她发生什么?苏清婉回忆:我之前是在讨论1和0的问题,然后他说喜欢我,然后我亲了他。woc,是我亲的他,所以是我逼着他和我在一起的!

看着谢灼华离去的背影,苏清婉感到无限的悲凉,就似街头流浪人拉的那曲《二泉映月》,谢灼华,他真是可怜的男人,就这么在她的强迫下,成了她的男人,唉,真是无尽的伤感!苏清婉一脸沉重的捂住胸口,真是分外的痛心疾首。

她沉醉在替谢灼华感到的伤痛里无法自拔,真是一棵好白菜,可惜啊……她神色沉重的静坐了好长时间,然后听见谢灼华带着笑意的声音:“贝贝,过来吃饭。”

“好哒!”苏清婉一扫脸上的阴霾,欢脱的跑过去,如果她有尾巴,大概频率是可以当电风扇使。

苏清婉看了看桌上的菜,指了指有些远的那个,远到一伸手就可以夹到的菜说:“我要吃这个。”这个菜是真的远到代词用的是“这个”,而不是“那个”。

“小心点,别噎着了。”谢灼华夹给她,温柔地说。

苏清婉咂咂嘴,果然这有女朋友的人啊,很平常就是不一样,他上次说什么来着,“别噎死了。”再看看现在,切,有女朋友好像很了不起一样。

“你爱我吗?”

“现在的话说爱可能还太早了,但相信我,那是迟早的事。”

“这样很好。”苏清婉没有生气,她很满意,因为谢灼华不是一个随随便便把爱挂在嘴边的,至少这一点可以证明他的每一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不用在他做的决定有任何怀疑和纠结,她可以放手的去喜欢,甚至去爱,而不用担心这是一场恶作剧。

“谈恋爱,就是没有到爱,所以才要慢慢谈不是吗?我们日子还很长,但你一定要记得,我相信你,我支持你,我保护你。未来的事情我们谁也说不清楚,也许我们白头到老,也许我们分道扬镳,甚至我们会反目成仇,但无论如何,我现在喜欢你,我第一个喜欢的是你,我这一生我喜欢过你。”

“命运撮合过很多人,也拆散过很多人,如果有一天你觉得你有疑惑了,你问我,我一定告诉你。我至少现在不能保证这一生我只爱你,但我一定可以保证我不会骗你,所以你相信我。而且,我从我的感觉来看,我还可以保证,我绝对不是会先说出分开之类的,只有你有那个资格,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苏清婉抬头看着谢灼华,“我没想那么多,但我也不是只为了现在。我告诉你,我对你的喜欢,是你给的,只要你还喜欢我,我就还喜欢你。”

“好。”

她吃完饭回到自己家,反射弧旅行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到了目的地。“我现在是她女朋友,谢灼华是我女朋友,呸,男朋友,啊!!!”虽然房子隔音很好,但是有阳台这个东西,所以隔壁的听到尖叫声无疑了。谢灼华宠溺的笑了笑。

晚上苏清婉躺在床上,回忆着今天和谢灼华的一点一滴的余味,思绪像一条丝绸划过她的意识。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无论睁眼闭眼嘴角却总是含着笑意。

黑暗里,她就这么不知不觉睡过去了,不管之前有多少不安,至少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