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结局:我TM就知道这是个游戏

神级高玩 罗素 7853 字 2020-10-17

就在这个空间中,并没有什么参照物,唯一可供参照的是秦馨。

可就算是不看秦馨,吴冕也能感觉到时间停止了。

那是一种超脱于物质,能量,甚至于自身空间法则之外的力量。

伴随着运转时刻,吴冕也陷入到时间停顿的状态,心跳、血液……全都保持静止状态,唯一保持着活动状态的,只有自己的意识。

就在一股神秘力量的庇护下,吴冕的意识好似超脱于身体之外,位于在一个独特的空间,所以才不受时间之力的影响。

吴冕知道这股力量来自于手中这颗还没有腐朽掉的“神树”。

而就在这个时候,吴冕只觉得自身体内的技能树,就在汲取这股力量后,开始飞速的成长起来。

原本就已经可以算是粗壮的树干,变得越发茁壮,光秃秃的树叶,也开始逐渐变得茂密起来。

不过,这并不是新技能,而是吴冕的记忆,包含着吴冕一切的记忆。

这些记忆影响包含着上下两个部分,上部分属于是穿越后的吴冕,下部分属于穿越前的吴冕,每一片叶子当中都包含着很多的讯息,气味、声音、画面……全部事无巨细,一一转换在其中。

除了树叶之外,就在技能树上还结着几颗水嫩多汁的果实。

吴冕的精神一动下,知道这是自己的技能的显化,而这些技能也好似化作吴冕的一部分记忆,就好似吴冕生来就知道该如何调动这股力量,使用起来更加熟练了。

吴冕陷入沉思。

以前吴冕炼化的神树碎片,只是从哪些死去的碎片中提炼出类似的神性物质。

可现今这棵神树中却没有死亡,所以技能树能够直接从其中吸收那股蕴含的神秘物质,进而让技能树发生蜕变。

很快的,二十多年的人生全部转化在其中,让这棵光秃秃的,没有灵气的技能树,真真正正变得鲜活过来。

伴随着技能树成型的刹那,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浮现出来,就好似这棵树就是他,一棵完完整整的他。

吴冕的记忆集中在技能树的最前端,雾气缭绕,一根根树枝延伸其中,连接着一个奇异的时空当中,这是未来。

吴冕低头看向根部,无数细长蜿蜒的树根延伸到黑暗、深邃的空间,这是过去。

“过去!?”

吴冕凝聚精神,就想要以自身为起点,追随着本源,可当吴冕想要这么做时,就感觉一股特殊力量死死地禁锢着自己。

“看来不行!”

就在吴冕观察之际,忽然发现升级剩下的千万经验,竟然已经够了。

只是这次升级并不是让吴冕直接升入到神魂之境,而是让吴冕拥有一种全新的力量:

时间之力。

那是位于吴冕技能树最前端的一颗果实。

相比起其他果实来,这个果实小如樱桃,果实呈现金色,却散发着永恒不朽的气息。

伴随着精神一动间,一片片树叶上方无数影像画面在其中闪烁刘东,整颗技能树也好似被一股流光溢彩所环绕着……

吴冕只觉身心一轻,现实空间中的那股“禁锢之力”减弱了。

吴冕的精神一动下,身体顿时摆脱时间之力的束缚,从静止状态恢复过来。

看了看掌中的神树,只见此时的神树正在以着可见速度干枯老化着,一块块树皮逐渐从树干上掉落,可还未落地,便已经化作灰烬,消弭于空间当中……

同时间,吴冕只觉得空间上的时间之力正在逐渐消退着,精神一动,技能树上的时间果实运转起来。

哗哗哗,好似流水般的声音回荡在灵魂中。

隐约间,吴冕只觉得自身与遥远的时间长河建立起某种微妙的联系,只见一片片宛如雪花一般的光芒,穿透空间与绝域的束缚,飘落在自己的身上。

伴随着时间之力化作一股真实的能量,流淌在吴冕体内时,或许应了那句话:时间可以治愈一切。

吴冕只感觉先前身上所受到的伤势,开始以着可见速度愈合起来。

呼吸间,伤势已经痊愈了。

不止如此,伴随着时间之力的辅助下,开始带动吴冕金身产生蜕变……

这样的蜕变并不算快,需要损耗着大量时间之力。

可对于掌握时间之力的吴冕来说,时间对他已经没有概念:

十年……

百年……

千年……

吴冕催动着时间之力,不断催化着自身,就在耗时一千三百二十一年后,吴冕的身上带上一股不朽的气息。

世间什么是不朽的?

唯有真神才能不朽!

虽说吴冕只是带上这股气息,可无疑已经让吴冕的身上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身体时间过去千年,可现实当中,时间却只是过去一瞬。

满腔怒火的秦馨从时间之力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双眸中分明闪烁着可怕的血光,可就在看到吴冕第一眼时,感觉只是在眨眼的时间,吴冕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变化之大,让她瞪大双眼。

先前的劲敌,现在已经可以无视了,吴冕低头看着化作灰烬的神树,却发现地上重新长出一颗小树嫩芽,神树宛如重生一般,其中蓬勃着一股浓烈的生机,只是先前那股磅礴的精神意志,却是随之消失了。

死亡意味着新生……

思考间,吴冕就感觉一股恐怖的气息透过空间的束缚,锁定住自己。

吴冕回头看去,便只见一道体形健硕,浑身透露着一股不怒而威的壮年出现在空间。

就在绝域中,隔绝一切能量、魂力,对方却好似不受影响一般,浮现在空间当中,冷冷的锁定着吴冕。

虽说是第一次见面,可吴冕知道,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天魔教主,亦就是天榜上赫赫有名的强者。

天魔教主俯视着吴冕的身影,声音庄严而又肃穆:“把天命交出来。”

“天命!?”

吴冕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应该是技能树。

“技能树!?”

思考间,吴冕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时,一旁的秦馨反应过来,冷声说道:“天魔教主,此地乃是金乌禁地,你如何出现在这?!”

天魔教主撇了撇宛如蝼蚁一般的秦馨。

他知道秦馨的身份,属于是地榜上的高手,可对于他来说,不过只是稍强一点的蝼蚁,仅此而已。

“聒噪!”

说话间,意念一动之下,一道电芒自他眉心中折射而出,念生电弧,照耀而去,准备覆灭掉对方的灵魂。

秦馨只觉得这股魂光中蕴含着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意志。

伴随被这股意志锁定时,别说是身体,就连神魂都快要被其冻结了。

“这是……”

秦馨反应过来,“天心意识!?他融合传说中的天心意识?”

天心意识,属于是天地间某股特殊的意志。

伴随着融合后,自身的精神意志将会产生实质性的蜕变,到时人即天意,即可破碎真空。

就在这股力量下,哪怕秦馨属于是地位强者,也没有丝毫反抗余力。

就在她准备等死之时,一道身影忽然挡在她的面前,帮她抵挡下这股力量。

不是其他人,正是先前还生死相搏的仇人。

“我不用你救……”

秦馨张了张嘴,身体却没有从对方的那股可怕意志当中挣脱出来,根本说不了话。

吴冕也没有关注身后的秦馨,冷冷直视着天魔教主。

吴冕不知道对方使用的是什么力量,只觉得抵挡下对方那一击时,有种对抗天劫之感。

幸好,

经过千年的演化后,不止是他的体魄已然演化到极致,就连他的剑意,也已经触及到杀戮之本质。

“嗯!?”

天魔教主的神色一动,没想到对方竟能抵挡住自己‘一念’。

天魔教主审视一下吴冕,点点头:“不愧是获得天命之人!”

吴冕神色一动,好奇的问道:“什么是天命?”

天魔教主审视吴冕几眼:“告诉你也无妨!”

如若吴冕只是一只蝼蚁的话,他自然不屑于多做解释,顺手就可以将他给灭了,可对方竟然抵挡下他的攻击,却拥有这个资格:“天命,即是因果与命运,自我三百年前,炼化地球的天心意识后,我与地球的天命便是产生纠葛,而你即是天命选中之人,专门为了对付我而存在的。”

“这些年来,我已经杀了不下千位天命之人,这次,我感觉自己不会出错,你就是天命之子。”

说话之间,天魔教主的眼中闪烁着炽烈的光芒:“我已经拥有打破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力量,现今粉碎因果与命运的枷锁,便可以粉碎时间空间的概念,成就真神。”

吴冕想了想,点点头:“你的意思是说:我才是系统NPC,而你是哪个玩家?”

“什么?”

饶就算天魔教主内心一片狂热,可在听到吴冕的话后,还是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原来地球是毁灭在你的手里……”

吴冕眼中寒光闪烁,战剑已然出现在他的手中,“我倒要看看:谁是玩家,谁是最终Boss。”

“哈哈哈……“

天魔教主看着吴冕手中战剑,不由仰天大笑。

天魔教主的意念一动间,手中凭空出现一杆大枪,目光飙射向吴冕:“那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阻我!”

伴随着意念一动之间,身影直接横跨空间、时间的束缚,天魔教主率先发动攻击。

就在长枪刺来时,吴冕只觉得一股磅礴的意念透过虚空直接锁定住自己。

刹那间,吴冕好似受到某股力量的触发,双眸变得一片通红,杀戮剑意突破体魄束缚,自体内喷薄而出,想也不想,就是杀人一剑过去。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现今天魔教主就是天,而吴冕则是人。

天魔教主只觉得在自己的精神意志中,升腾起一股绝强的反抗精神,竟然在瞬息间突破他的精神意念,战剑化作一道红光,径直刺向他的面门所在。

更奇异的是:明明是他抢占先机,可随着对方这一剑刺出来,速度相比起他来,还要快上一分。

“怎么可能?我的意念已然达到念生世界的程度了,以这般意念操控本体,对方如何能比我更快!?”

天魔教主的瞳孔一缩,庄严肃穆的脸上,显露出凝重之色。

伴随着体魄发生蜕变以来,直接发生变化的就是吴冕的剑意。

虽说以他的精神意志,还无法催动时间之力,扭转时间,回到过去,却可以加速时间,又或是减速时间。

一剑出去,吴冕催动起时间之力加持,速度比起天魔教主来,还要快上不少。

天魔教主心中一凛,意念一动间,只听轰动一声巨响,空间上猛然一震之下,顿时产生一层层空间涟漪。

伴随着涟漪震荡之间,分明蕴含着某股锋利至极的撕裂之力,想要抵挡住吴冕的攻击。

吴冕没有丝毫停顿,只身冲入空间涟漪中,一层层涟漪扫荡在他的身上,却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吴冕自身拥有着的空间法则,可以免疫于绝大部分的空间之力。

一剑横空,一剑刺在天魔教主的胸膛处。

可随着刺中天魔教主,吴冕的感知却没有任何实感,好似这一剑刺中在虚空。

“就在融合天心意识后,我的本体已经打破真实与虚幻界限,你是杀不了我的!”

天魔教主冷笑说着,手中长枪横过虚空。

原本虚无的存在,随着这一枪过来,却是直接变成真实,长枪如同是神兵一般,蕴含着破碎一切的力量,直接扫向吴冕的身体。

吴冕运转起时间之力,让周围时间减慢,轻松躲过天魔教主的长枪。

“果然……”

天魔教主皱起眉头,先前还觉得对方是使用什么秘法、手段,可现在看到对方轻轻松松就躲过自己的一击,他可以确定:对方一定是掌握某种连他都无法掌握的天地之力。

他已然融合天心意识,等同于是天意化身,可以调动大部分天地之力,对方却掌握连他都无法掌握的力量!?

“一定是他,他一定是天命之子!”

原本天魔教主只是感觉,现在却能肯定对方的身份。

为了粉碎因果与命运的枷锁,他等了多少年?

杀死多少天命之子?

现在真正的天命之子出现了,只要杀了他的话,他就能够迈出成为真神的最后一步……

一时之间,他的眼眸深处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我就不信了……”

吴冕眼中寒光闪烁,自身的剑意全面运转,操控起体魄来,加上时间之力加速下,将自身的速度爆发到极致,而后向他展开攻击。

就在一瞬之间,吴冕在天魔教主的身上接连劈砍出好几百剑,最后却全部都落空了。

天魔教主对于真实与虚幻的掌控,已然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完全不受吴冕物理攻击的影响。

“杀戮真意不过是三流真意而已,虽然偏于精神系,想要对我的天意造成的伤害是不可能的。”

他也已经看出来了,对方的杀戮真意就在强大体魄之力演化下,已然达到神魂真意的巅峰,可凭此想要伤害他的天意,却是不可能的。

“虚幻?真实?”

吴冕皱起眉头,思考着该如何才能打破这股力量。

天魔教主看了看吴冕,忽的冷笑一声:“你劈了我这么多剑,那我也还你一枪!”

说话间,天魔教主运转着天意,直接一枪刺了过来,无数画面、影像齐齐浮现在长枪,好似他这一枪中蕴含着整个世界的力量。

吴冕看着这一枪刺来,宛如天劫降临,还是天劫中最神秘莫测的心魔劫。

吴冕只见无数死在自己手中的孤魂野鬼浮现在他的枪术当中,向着吴冕翻涌而来。

这些孤魂野鬼不是其他人,正是死在吴冕手中,那些无法计算的NPC。

这时,一股真实意念透过对方的枪术,传递到吴冕的精神之中:

自从进入到这个世界以来,吴冕一直把这里当做是虚幻的世界,哪怕偶有怀疑,吴冕一直当做是虚幻的游戏世界,

可现在……

这是个真实的世界!?

刹那间,吴冕的心灵剧颤,一直勇猛精进,稳如磐石的灵魂,就在“得知”这一点时,差点崩溃涣散。

对于以前的吴冕来说,他杀的只是一些NPC,只是一堆智能化数据,心中没有丝毫负罪之感。

可现在,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葬送在自己手里,巨大的负罪感涌上心头,让吴冕恨不得了结自己。

“我杀得都是真人!?”

似是感应到危险,吴冕体内的时间之力自行运转起来,周围的时间好似在瞬息之间,一下延长数十倍不止,特别是吴冕的思维速度,更是超脱体魄的范畴,提升数百倍。

可是……

就在面对着对方的这一枪之时,看着那一道道死在自己手中的万千亡灵,吴冕却是傻愣愣的站在空间当中,躲都不躲。

无数积压在心海深处的悔恨和愧疚感,就在心魔劫的诱发下,一涌而出,让他根本没有求生的念头。

死亡!

只有死亡才能洗清自己身上的罪孽!

技能树当中莹莹闪烁着光芒,技能树上的树叶、果实,就在这一刻,全面运转起来,无数记忆涌上心头……

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自己醒来第一眼,脑中冒出的全新记忆?

从自己第一次杀人,那浓烈的血腥气味,那真实的触感?

……

原来我早就已经知道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了!?

他的目光凝视着一道道扑面而来的身影,其中有好人,有坏人,有男人,有女人……可最终,他们却是死在吴冕的手里,然后走向各自的终点。

原来……

这才是真实啊!

这一刻,吴冕好似想明白真实与虚幻的意义,不由自主握紧手中的战剑,大步暴露在他的长枪下。

一枪横空,就在那股巨大力量之下,直接洞穿吴冕的身体。

那股绝强的意志就在破坏吴冕身体的同时,也开始撕裂着他的灵魂。

就在遭受如此重击下,普通人早就粉身碎骨、魂飞魄散,吴冕却凭借着自身超千年铸就而成的不朽体魄抵挡下来。

不过天魔教主知道,就算他抵挡下来,他还是死定了。

此刻,吴冕没有顾忌自己的生死伤势,他的目光凝视着喜不自禁的天魔教主,杀人一剑。

就在吃了对方的一枪之后,吴冕放弃自己的生命,将自身通过千年积淀起来的力量,全部用来催动起这一剑。

天魔教主的心中一凛,只觉得在吴冕的这一剑中分明蕴含着一股让他都觉得毛骨悚然的恐怖力量。

天魔教主没有像是先前一样,任由对方攻击,第一时间想要撤退,反正对方吃了他这么一枪,天意打入到他的体内,对方是必死无疑了,没必要犯险。

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一股力量笼罩住自己,让身体速度以着可见速度降低了……

“这是……”

这一刻,天魔教主终于明白吴冕调动的是什么力量,“时间之力,他所调动的是时间之力?怎么可能?这是破碎真空之后才能掌握的力量,他怎么可能掌握这种力量?”

就在他心惊之际,吴冕的杀人一剑已经刺了过来。

他的身体在吃了对方一枪后,已经陷入死亡,而随着本体死亡之后,他的灵魂也已经开始溃散……

吴冕没管这些,因为他已经将自己一切融入到这一剑中,进而打破生与死束缚,进而超脱虚幻与真实,一剑刺入天魔教主的胸膛。

天魔教主的身影飞快倒退,可随着站稳脚步时,胸口已经被洞穿了。

不止如此。

杀戮真意透过体魄,直接渗入到他的神魂当中。

然后,他那神魂好似阳春白雪般逐渐消融。

“不……”

天魔教主吓得毛骨悚然,第一时间催动起天意,就想要凝聚住神魂,可是,凝聚不了,神魂就好像手中的沙子,越是用力凝聚,越是流逝的越快……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已经融合天心意识,已经破碎真空,就算神魂破碎,也可以重新凝聚,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怎么可能……”

就在天魔教主正在大喊大叫时,吴冕已经无力倒在地上,连带着手中征战沙场的战剑,也都掉落在一旁,无力捡拾。

吴冕仰看着天空,天空一片灰暗,乌云密布的,吴冕的脸上却露出从未有过的轻松与笑容:“今儿的天气,真好!”

……

“任务完成,是否退出游戏?”

就在吴冕已经闭上眼睛,一道声音忽然回荡在耳边。

他的身体已经死了,灵魂遭受到天意攻击后,也正在溃散中,意识已经陷入空白,就算听到这道声音,一时半会的也没反应过来。

直到技能树自行闪烁起来,二十多年来的记忆就在茂密树叶上流动起来时,这才让吴冕恢复一些意识。

“任务完成?!”

吴冕想起来,就在不久前,系统出现一个新任务,说是让他杀死天魔教主。

“退出游戏!?游戏!?”

吴冕有些惊愕,还是选择点击确认。

刹那间,一股神秘力量自技能树种延伸而出,一把将吴冕的灵魂意识吸收进去。

先前吴冕还想要顺着技能树的根系,看看能否追溯过去,却被一股无形却又真实的力量给禁锢住了,

直到现在……

伴随着吴冕完成任务后,却是突破其中禁锢。

就在那股神秘力量包裹下,吴冕的灵魂顺着细长蜿蜒的树根,横跨黑暗、深邃的空间,最终看到一团亮光。

伴随着吴冕不顾一切的冲入光芒中时,就感觉自身进入到一个男子体内。

海市第三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中,一道面容苍白、冷峻的身影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场景,吴冕无视一旁目瞪口呆、娇俏可人的女护士,直接破口大骂:“我TM就知道这是个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