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前传 狗急跳墙 3

毒后要回家 尘苍木 1696 字 2020-10-18

然后呢?白惜初醒来了,在一个清晨,身边坐着的是重宇,一如当时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一眼,睁开眼睛闭上眼睛,他都在身边。

重宇握着她的手,披散凌乱的发乱糟糟地像个孩子,不对,他本来就是孩子,他比白惜初要小得多了。

他的侧脸很好看,白惜初从见到他的那一刻,就很喜欢看他的侧脸,从小时候的圆乎乎到现在的精致立体,都很好看,宛若那烛光下纱窗的剪影。

她很喜欢。还有重宇的手指,纤细而修长,指甲干净整齐,只是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休息得不好,指甲盖有些泛白……白惜初盯着那双手,眯着眼睛,脸色渐渐变了。

“你早就醒来了吧,装睡那么久有意思吗?”一个约莫十六岁左右的少女,身着鹅黄色拖地烟笼百水裙,外罩一层薄纱衣,头戴流苏珍珠步摇,杏眼流转,眉眼间有一股戾气。

这姑娘的头上戴的流苏不错,这是白惜初对少女的第一印象。

白惜初不认识这个少女,但她不喜欢这人身上的傲慢。

而且……这是重宇的房间,重宇向来不喜欢外人进来。

“说话呀!那一掌把你脑子打坏了?”少女咄咄逼人。

白惜初抬起头,目光轻轻扫过少女,仅仅是这样轻轻一扫,少女浑身一颤。那目光,那神情,宛如看一个将死之人,这个眼神,以前她也看过,不是别人,正是趴着的重宇脸上。

这两个人,真的太相似了……

“你救了我,谢谢。”

白惜初突然冒出的话让少女瞪大了眼睛,随即表情变得更傲慢了,“在我们国家,被救之人可是要成为救人之人的奴隶的!奴隶,还不滚出去?”

那么奇怪的一个女生,重宇是从哪里找来的?白惜初感觉到重宇该是没睡着的,她刚才分明听得出他呼吸里的瞬间急促,只是一时之间,她不明白重宇为什么要装睡。

他向来不喜欢旁人进这个房间,可他让这个女孩进来了,没有阻止,甚至在女孩冲她叫嚣时,也没有起来。发现了这点,白惜初胸口有些堵得慌。

“你别装病啊,我明明就已经把你心脉护住了,宇哥哥也用他的血跟你共生了,你的命不仅保住了,起码还能活个三四十年的。”少女撇撇嘴巴不悦地打量着白惜初,念叨着:“拖着个病怏怏的身体,真不明白你有什么活下去的必要。”

少女的话很毒,还有些不通人情,想来也是某国的贵族。不过此时白惜初的关注点更在“共生”这个词上,她之前听三怪讲那些奇闻怪事时说过,在一个村落里流传着这样一种神秘的治病方子。

就是在一个人身染重病之时,另一个习武之人服用十七种含有剧毒的草药,再用自己的内力将这些草药贯通至身体各个部位,不吃不喝七天后用中指血一碗给重病之人服用,这重病之人就能好。当然,这十七种剧毒草药的选择,药量上都有讲究,一旦出错,服药之人就会立即暴毙而亡。

“不过哪有那么容易,那七天内,服药之人不仅要忍受饥渴,更重要的是在那七天每到夜里那毒性就会发作,冷热交错万千虫蚁撕咬的感觉,很多人都熬不过那七天。”三怪摸着长胡子,眼神有些黯淡。

白惜初体内一直残留着毒性,她自然明白那种冷热交错,生不如死的感觉,她心里狠狠拧巴了一下,看着少女,“我明白了,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日后我白惜初一定会还你这个恩情。”

少女瞪大了眼睛,叉着腰,气得跺脚,“你这个人怎么那么不识好歹,我的意思就是你趁着宇哥哥睡着赶紧有多远走多远,你待在他身边就会一直害着他,他为了清除你体内的毒,发现这是可行的,他就会一直这样做,直到你体内毒完全清除,你明不明白。”

认真地听完少女的话,白惜初苍白的脸上露出友善的笑容,“我知道,你很在乎他。”

少女的脸砰的一下红了,话也变得结巴了,“是……是,那又怎样,宇哥哥可是要做我们南尧国的驸马的!”

南尧国?白惜初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可以确认眼前的人应该是南尧王最疼爱的三公主,菱芸。会武功,年约十四,喜好流苏饰品,没错了。

“好的,明白了,请你出去。”白惜初友善地微笑,再次下了逐客令,这次她运了下力,南尧公主菱芸立刻觉得一阵寒风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