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五十一章 离开绳蛊族

无心的灵魂 阁楼图 2921 字 2020-10-17

天虽然黑下来了,可是守卫营的那些守卫们可都没有回来,他们都在皇城脚下的那条河里守候着,忙碌着,夜晚的焚火节这才真正开始了。

这时候,山雨带着碧玉刚回到守卫营,与秦政还有树下坐在轮椅上的玲珑共同看着绳蛊族的焚火节。

秦政看着火焰通明的绳蛊族,不免有些感到惋惜和悲痛,感叹道:“也许这真的是最后的焚火节,只可惜这些巫女的命运已经没法改变了。”

“是么?”山雨站在玲珑的旁边,得意的笑道:“可是我已经帮她们改变命运了,现在那里只是过着形式上的节日,已经不用真烧死那些巫女了。”说着,安慰似的看了看玲珑。

秦政不解的看着山雨和玲珑,好奇道:“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也像玲珑一样?”

“不是。”山雨轻轻摇头道:“比那可简单不少。”

巨大的疑问让玲珑和碧玉也都在意起来,期待的看着山雨的解释。

这时,山雨神秘的看着众人,忽然严肃的说道:“其实我发现我有能斩断灵魂细丝的能力,说明白点就是我可以将链接巫女心脏的魔物彻底分割出去。”

听完山雨的话,秦政恍悟道:“那你岂不是也可以用此方法救玲珑了。”

山雨缓缓的蹲在了玲珑的身前,有些歉意的看着玲珑,难过道:“其实如果早发现我有这个能力,你也不至于变成这样。”说着,伸手握住玲珑毫无知觉的手,继续道:“所以现在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你的想法。”

“什么事?”

“你的部分灵魂已经被魔物吞噬吸收了,而且它们被我封印在另一个世界,我不知道随着魔物再次侵占你的身体时,你的手脚会不会因此好起来,所以我想让你决定,是否彻底斩断与之相连的灵魂细线。”

玲珑犹豫的看着自己的手脚,然后再次看着山雨,释然的笑道:“以前无论多么艰难,我都一直挣扎着寻求活下去的方法,现在也一样,虽然可能失去手脚,但是我想能作为人踏实的活着,所以帮帮我吧。”说着,感激的向山雨点着头。

山雨忽然单膝跪在了玲珑的面前,微笑道:“当然。”说着,七阶层灵压散开,伸出右手,握拳伸出大拇指,之后敞开衣襟,瞬间将大拇指插向自己的胸口。众人瞬间担心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别担心,马上就能见证奇迹了。”说着,山雨将右手大拇指缓缓的拔了出来,只见一小团火柴火苗般的黑色火团弱弱的燃烧在山雨的大拇指上。

接着,山雨大气都没敢喘,紧张的将黑火苗靠近玲珑的胸口,就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火苗居然在玲珑的胸口处静静的熄灭成一条线消失,周围莫名的有些陷入尴尬的安静。

山雨长出了一口气,摸了摸还处在懵状态的玲珑的头,笑道:“行了,成功。”

“这就结束了?”秦政这才缓过神来,诧异尴尬的说道:“看上去真的简单不少。”

看上去确实如此简单,但这也就山雨能够办到。山雨从心脏里拿出来的那点火焰本就是代替心脏维持山雨生命的东西,所以用起来十分谨慎,若不是山雨能够精准的看见灵魂丝线,不可能会有如此操作。

此时,山雨胸口的伤口已经愈合,而碧玉走到山雨旁边将其扶起,冷冷的问道:“你不会是用这种方法救了族里所有的巫女吧。”

“那怎么可能。”山雨站稳身子,用手捂着胸口道:“我可还想活命呢,疼都疼死了,这种方法一天最多也用不了几次,剩下的巫女,大巫师说他来想办法,总之我已经尽力了。”

“大巫师真的这么说?”秦政有些怀疑。

山雨不作声的想了想,看开的笑道:“我今天跟他聊了许多事情,他可能受益颇多吧,也许等你以后看见他时都认不出他了。”

夜半过后,碧玉跟玲珑躺在了木屋里休息,山雨跟秦政则出来坐在了篝火旁边,一壶热酒,两个空碗。

山雨主动的拿起壶,倒满两碗,拿起一碗喝了一口,平淡道:“可能我和碧玉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秦政拿起另一碗酒,放在嘴边,随口问道:“去哪?”

“火之国。”

“什么?”秦政差点没把酒吐出来,忙说道:“我记得你可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没办法。”山雨捧着酒碗坐了下来,无奈道:“我需要回火之国问问古羊皮书的事。”

正当秦政好奇发愁时,耿豆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六班的木屋里溜了出来,急忙跑向山雨这边,怀里正揣着本古羊皮书,可还没到山雨跟前就一个跟头趴了下来,古书正好顺手掉进了山雨面前的篝火堆里,吓得耿豆急忙伸手要拿。

山雨立刻拦下了耿豆跟秦政,看着古羊皮书在篝火里少了一会儿,这才亲自伸手从篝火中将其取出来,抖了抖上面的灰烬,心道:“这本是真的,大巫师说的没错。”

“书没事吧。”耿豆担心的说道:“我找了你一天了,可算是等到你了,这书得还你”说着,紧张的看着羊皮书的破损程度。

“不用担心,这些羊皮没事。”山雨立刻将古书向耿豆展示了下,耿豆这才有担心变成好奇。

这时,秦将军充满疑虑似的盯着山雨手里的古书,忽然小声问道:“你不会还想着要用符文法阵来复活虞姬吧?”

“当然。”山雨严肃的说道:“不过秦将军放心,我不会再召唤混沌之中的魔物的,我只要换回姐姐的灵魂。”

秦政始终有些担心,劝说道:“人都已经不在了,何必再去打扰逝者呢,我想虞姬她”

“她的灵魂还活着。”山雨眼神锐利道:“我不想她永远沉睡着那种混沌的地方,绝对不要,我也不想给自己找借口,如果不把她从地狱里救回来,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

秦政面色凝重的不知道山雨到底明不明白他要做的事,但也不知道如何劝住。而这时,耿豆忽然兴奋的说道:“带上我一起吧,如果山雨要去火之国的话,也带我去,我想到火之国成为一名锻造师。”

山雨看着耿豆,拿起酒壶倒出一碗酒来,递给了耿豆,笑道:“来,喝了它,明天我就带你一起去火之国。”

耿豆二话不说,端起酒碗,一饮而尽,随后说道:“说话算话。”说完,倒地不起。

一转眼三天过去来,耿豆可谓是看着山雨他们已经快要失去了耐心,几乎每天都在催促着问山雨“什么时候动身?”,而这几天,山雨还有绳蛊族的一些人都在找消失在巨坑森林里的刘贤和虞姬,但始终都没找到线索。终于到了临别的这天早上,山雨一行人来到了虞姬那个空坟前的土道上,而送行的只有秦政。

山雨略带玩笑着说道:“玲珑不来送送我么?”

“她可能有些不便。”秦政有些遗憾的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秦政知道,山雨心理可能一直都对玲珑放心不下。

听了秦政的保证,山雨渐渐松了口气,微笑道:“那就拜托秦将军了。”接着,山雨忽然想到一件事,严肃道:“巨坑森林里的符文法阵还是毁了吧,免得以后再生麻烦。”

“大巫师已经命我着手此事了,这几天那个赤鳞犬才离开那里。”秦政忽然好奇道:“你别说,大巫师还真像变了个人,现在又重用起我来了。”

山雨慧心的笑了笑,转身道:“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见吧。”说着,带着耿豆跟碧玉走上了大道。

看着山雨等人的背影,秦政提醒道:“前面的道上会有护送车队,你们可以搭车,别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