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博弈

少年回过头,扣住了她的肩膀,虽然他的神情也因为突然而来的针墙慌乱不已,但他克制自己有些颤动的手,稳住她。

忘机“别慌!慌了就输了!不想被针墙扎死吧?!快想怎么开启白棋”他晃着少女

楚昭摇慌乱得不能思考,她努力的冷静“我想想,我想想……”双手颤抖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人,要人!”她指着那块中间有人型凹槽的白子,“这棋,少了一子啊!!!!”她说着就准备到那棋盘上去

可是有人比她快了一步,忘机一脸安详的躺在那块白棋上

楚昭摇跳到棋盘上,拉住他“你干什么?!这棋你会下,我不会下啊!!!”为什么这道士的表情不对啊!?

忘机:“我知道,可是你知道吗?这六博棋……哎,算了”

哐……少年被白子凹槽里的锁扣扣住,不能挣脱,“黍离兄,有些东西,事实已定,不可更改。这棋只有你来下,这场博弈只有你来完成。黍离兄啊……不要那么严肃嘛!这,只是场游戏而已”少年神色晦暗不明,深沉的眸中,像漩涡一样,把人深深地吸引进去,让人想要一探究竟

少女看着他,他这么信任自己吗?!为什么?!嬴忘机,你告诉我,为什么这么信任我!!!这是场游戏?拿你的命当游戏?!她闭上双眼,不想让眼泪夺眶,她紧闭着心门,不肯让那陌生的东西挣脱。其实她知道,这方白子如果变成枭棋,黑散就有可能攻击他,生死难测,即便他不被攻击,那他的到鱼时,也会落入界河,也是生死难测,她本不想欠这道士这么多,奈何他行动如此之快,他竟先她一步上了刑台

少女握紧的双拳开始颤抖,她声线抖动“道士,把六博棋的规则再告诉我一遍吧”不想下,不想让道士死,不想下……我……不想下!

忘机轻轻一笑,闭上了眼睛“将帅对峙硝烟起,卒兵誓死守山川,驰骋沙场分胜负,江山一统待何年?黍离兄,六博棋,五散为一伍,设一伍长,枭。棋盘如战场,本没有固定规则,此时不博何时能博?!黍离兄,小道……信你!!”他的眼中一片清风朗月,额前碎发飞扬,眉间朱砂红润……

楚昭摇缓缓站上升起的高台,“道士!!!!今日,你作卒为我守山川,他日我为载你骋天下!”她大喝出声,就像承诺,铿锵坚毅

忘机轻轻一笑,就像个看破世事的隐士,他安静的闭上眼睛“楚昭摇啊……楚昭摇……敢对我作出这样承诺的只有你!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或者说,你根本不是什么楚昭摇吧……”他睁开眸子,那种深沉,凝视那个女孩。“黑白的博弈,棋子的生死。你应该是最奇怪的博弈者,因为你……居然那么在意一枚棋子。”(这是他想的,没说出来)

楚昭摇站在高台上,果不其然,白棋这方上升,和黑棋棋盘对接起来,开始了这场博弈

首先掷点,点大者先掷骰子。楚昭摇运气还算不错,她掷出五点,黑方掷出三点,由她先行,她看着停下的三面针墙,在心里骂了一句:真特么是个疯子,不陪你下棋,你就要扎死别人!!!

棋盘我方白子本来成两排摆放,是初始状态,而忘机那方白棋在第一排三子中的正中间,位置难免有些危险。楚昭摇仔细盯着棋盘,刚刚虽然道士没讲清楚,但她经常跟着那骗子下墓,那骗子也精通那些卦象之类,他们既然是搭档,多少她还是了解一点的。她看了一会,突然明白这棋为什么叫六博棋了,棋盘上的轨道是根据《周易》乾卦六爻设计的

楚昭摇:“动白子2,纵走”她刚刚摇的是一点,这也是她选择动忘机白子的原因,

黑方掷4,黑一,纵进1横走三

楚昭摇掷2,白一,纵进二

黑方掷1,黑二,纵走1

楚昭摇掷四,白三,斜走四,已经离中央的方形界河很近了,她紧紧盯着黑子,只要黑方不掷出三以上的点数,她的散子就在下一局就会抢先拿到鱼,得两著,她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冒冷汗,紧紧盯着黑方点数

黑二,斜进五,离界河只有一步之遥

楚昭摇手中拿着骰子,在颤抖,如果这局她不能掷出3的话,将被对方先得两著,不仅如此,专门放置白三是为了挡住保护忘机的白一,如果对方放弃得鱼而是进而过界河,将会造成唇将亡,齿亦寒的局面

哐……三面针墙又向中间挤来,正在踌躇的少女,吓得一抖,看着墙,原来选择放弃不下,或者是不进子都会使针墙靠近。她咬了咬牙,掷出了手中的骰子,骰子哗哗的转动,它咣当停下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脏也要停跳了!

她半睁着眼看着骰子“是三!天呐!”她松了口气。白四,横进一纵进二,成三面守护着忘机的白子

棋盘上的忘机勾起了唇角,他安然的闭上眼睛,不去看棋盘上的情况

所谓乾卦初九,潜龙勿用,要守住忘机

果不其然,黑方掷出枭面,黑二变枭

楚昭摇也没有落后,白掷出枭面,白四变枭

黑掷三,黑二斜进三,得鱼!黑得两著

楚昭摇紧紧盯着得了鱼的黑二,突然,黑二下的砖猛地朝中间界河倒去

“这不对啊!棋盘!”黑方得两著,失黑二一子,然后黑二下的方砖也不见了,起初以为方砖将黑子倒入界河就会落回到棋盘上,没想到那块方砖,竟然,消失了!!!

楚昭摇:如果是这样,一旦得鱼,子下方砖就会消失一块,那接下来的得鱼的机率就会变小!她庆幸没有动枭棋

那么如果是这样!

她掷出4,白四,枭棋横进一,斜进三,得鱼,失白四,失一砖,得两著

如果棋盘不会回来,那如果让棋盘消失,虽然会妨碍我方得鱼,但同样也可以阻挡对方过来。那么,如果让对方所有过界河的轨道方砖都消失,对方过不来,而我可以肆意得鱼,如今忘机不能作枭棋,那就还有四子可动,再有两次得鱼,就是六著。如果是这样,同样没有违反规则,那这又算不算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