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白衬衫的回忆 2

那一天,冼谨宁在自己家门口找到了田籽音之后,两个人就直接回了冼谨宁的家里。

田籽音要冼谨宁帮忙把堵在门口的箱子搬进去,“阿宁,这个箱子里还装着东西呢,你帮我把它一起搬进去吧。”

冼谨宁动手帮田籽音把箱子搬进了屋里,他以为这个箱子会很重,结果没有想到箱子轻飘飘的。“这里面放了什么?”

“一会你就知道了。”田籽音边说着话边把箱子打开,弯腰下去拿在箱子里放着的东西。

冼谨宁看着田籽音半个身子都埋进了箱子里,走过去从背后环住了她的腰。

“喏,你看,喜欢吗?”田籽音从箱子里拿了一件白色的印花衬衫出来,人靠在冼谨宁的怀里,将衬衫展开来给冼谨宁看。

冼谨宁把下巴支在田籽音的肩窝里,看着田籽音手里的衬衫,“送我的?”

“嗯,上次咖啡不是把你的衣服给抓坏了吗?我就去商场里给你买了这件,一直忘了给你,今天过来的时候刚好想起了它,就带着着它一起来了。你一会儿试一试,看合不合身。”田籽音让冼谨宁看完衬衫后,就又把衬衫叠了起来,拿在手里。

冼谨宁拿过衬衫,在田籽音的耳边说道:“所以,这件衬衫是你的嫁妆了?”

“才不是呢!”田籽音催促着冼谨宁快去试衣服,冼谨宁把手从她的腰上移开,又牵起了她的手,把她一起往屋里拉。

“你快去试衣服,我去给我妈打个电话,告诉她我在你家,免得她担心。”不过,田籽音企图找借口逃走的小心机马上被冼谨宁给戳破。

“你忘了,我是在婚礼上过来的,咱妈已经知道你在哪了。而且,我要纠正你一下,这里不是我家,是我们家,冼太太。”冼谨宁将田籽音拉进了屋里,随手将屋门反锁。

紧接着,冼谨宁就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当着田籽音的面,换上了那件白衬衫。

田籽音被冼谨宁的举动吓得连忙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退到了墙角,“你换好了没?”

“没有。”冼谨宁低头看着穿在自己身上的很合身的白衬衫,漫不经心地回答着。话音未落,人已经走到了墙角。

田籽音感受到了男人身上温热的气息,她有些紧张地拿开了捂住眼睛的手,还没等她说话,就先被冼谨宁给抱了起来。

双脚突然的离地,田籽音忍不住轻呼了一声,“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要你了。”冼谨宁将人抛进了柔软的大床里,然后俯身下去,双手撑在田籽音的头两边,声音低哑,带着些许的蛊惑,“你买的衬衫很合身,你要不要摸摸看?”

田籽音摇头,在这种满屋子都洋溢着粉红泡泡的环境里,她真的是一动都不敢乱动。

冼谨宁微微勾唇,伸手抓起田籽音的手,然后摸向了自己的胸膛,嘴里还很委屈地抱怨着,“刚刚你都没有仔细看,就只好让你摸摸看这衣服合不合身了。”

田籽音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脑子去反驳冼谨宁话语里的问题了,整颗心都是乱乱的。手指刚一触到冼谨宁,就又缩了回来。

“田田,是时候履行你曾经说过的话了。”冼谨宁眸光幽深,低下头封住了田籽音想要问话的红唇。

田籽音的那句“我说过的什么话”,就被硬生生地堵在了嘴里。

不过,很快她就没有心思去想自己曾经到底说过什么话了。

------题外话------

忙毕业答辩忙了好久,好在是顺利的通过了答辩。

答辩后的聚会,哭成了狗,四年的时间真的是很快就过去了,转眼我们就各奔东西。

今天这本书就完结了,新书估计会在六七月份开,新书写古言了,目前正在查资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