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白衬衫的回忆 1

冼谨宁家居住的小区里最近在做捐赠旧衣物献爱心的活动,田籽音在下午接小汤圆回家的时候看到了小区广场上正在进行捐赠的人们,她想起了自己家里好像也有好多不穿的旧衣服堆在衣橱里,就动了把它们捐了的心思。

田籽音一进家门就开始翻箱倒柜地翻找旧衣物,小汤圆带着元宵站在房门口看着田籽音把自己埋进了衣服堆里,酷似冼谨宁的脸上现出了好奇的表情,元宵看房间里摆的这么热闹,吐着舌头就跑进来一通撒欢。

“妈妈,你在找东西吗?”小汤圆跟着元宵进来,蹲在田籽音身边看着她把衣服一件一件地摊开来看着,然后又叠好分成两摞放着。

“妈妈是在整理衣服,把不穿的旧衣服整理出来,然后捐给需要它们的人。”田籽音一边说着话,一边把撒欢乱跑的元宵给赶出了房间,现在正是狗狗脱毛的时候,被它这么一通跑,狗毛飞得房间里到处都是。

小汤圆才刚上幼儿园,求知欲旺盛,遇到不明白的事情就要问清楚。“妈妈,还有人需要旧衣服吗?他们没有新衣服穿吗?”

“小汤圆你还记得上一次和绎心姐姐一起去的看小鸟的地方吗?爸爸是不是有告诉过你那里是什么地方?”田籽音觉得用举例子的方式和小汤圆解释,会让他更容易理解。

“记得!爸爸说那里是山区,空气好,树林密,小鸟特别多。”说到上次的山区之行,小汤圆的眼睛亮晶晶的,说话的语调都拔高了许多。

“那你还记得我们在林子里遇到的小哥哥吗?”田籽音继续引导着小汤圆回忆,一边观察着小汤圆,一边收拾着衣服。

“小哥哥?就是带我看他们家小狗的那个小哥哥?”小汤圆歪着脑袋回忆着,他还记得小哥哥家的小狗长得很威风,一身黑色的毛比元宵精神多了。

田籽音拿了一件衣服在小汤圆身上比着,衣服要比小汤圆小了好几圈,她不免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了,这件衣服小汤圆都没有穿过几回就穿不了了。“是啊,你和绎心姐姐当时还笑话那个小哥哥身上的衣服破了,你自己还记得吗?”

小汤圆耷拉下了脑袋,不吭声了。他都还记得的,那天晚上他和绎心姐姐就被爸爸和韩叔叔教育了一通,睡觉时还不许妈妈搂着他。

“世界是很大的,有很多我们看不见也不知道的地方,还有很多像那个小哥哥那样的小朋友没有好的衣服穿。小汤圆的衣服那么多,有好多衣服你都没有穿过几次,如果要是把它们捐给像小哥哥那样的小朋友那他们就也有好的衣服穿了。”田籽音先把小汤圆穿不了的衣服给整理好了,留了几件有纪念意义的,其他的都捐了出去。

小汤圆猛点头,“对,有好衣服穿他们就不会被人笑话了。爸爸说,笑话别人是不礼貌的行为,我们不能管别人会不会笑话他,可是我们不能笑话他,小汤圆要做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

“好,那一会你和妈妈一起去捐衣服好不好?”田籽音有意让小汤圆体会一下帮助别人的感觉,提出要带他一起去。“你自己拿着你的衣服,妈妈拿着妈妈和爸爸的衣服,好不好?”

“好!”小汤圆答应得很爽快,张开两只手就要去抱自己的衣服。

房间外传来开门的声音,接着是元宵兴奋的叫声。

“爸爸回来了!”小汤圆马上缩回了胳膊,跑出了房间。

冼谨宁走进了房间,身后跟着小汤圆和元宵。元宵因为之前刚被田籽音赶了出去,现在又溜回来,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往房间里迈着爪子,被田籽音一眼瞧见了,只斜了它一眼,元宵就很怂地缩回了脑袋,退到房间门口看着小汤圆跟着冼谨宁进了房间。

“你这是在干什么?”冼谨宁看着被摆了一屋子的衣服,问着田籽音。

“找些衣服,一会出去捐了。”田籽音开始对冼谨宁的衣服下手,正在衣服堆里面挑挑拣拣。

“为什么都是我和小汤圆的衣服?你自己的呢?”冼谨宁敏锐地发现了事情不对劲的地方,他直接问了出来。

“先整理你们的,我的最后再说。”田籽音看着自己手里的一件白色印花衬衫,突然抬眸看向冼谨宁,招手叫他走的近一些。

田籽音把衣服摊开,举了起来,“阿宁,你还记得这件衬衫吗?”

冼谨宁扫了衬衫一眼,脸上现出意味不明地笑。“小汤圆,你去看看元宵有没有被奶茶它们欺负了,该喂喂它们了,快去。”

小汤圆一直是元宵的保护神,怂元宵总是被家中元老级的三只猫欺负,自从小汤圆懂事以后,每一次都是他护着元宵,元宵才没有被欺负得太惨。

见小汤圆走了,冼谨宁坐到了田籽音身边,拿过衬衫,“怎么会不记得,这可是某人给我的赔礼。”

“我还记得这件衣服是被装在那个大箱子里一起带过来的,现在箱子坏了,衣服还在。”这件衣服是绝对不会捐出去的,它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是有纪念意义的。“你再穿上试试,我看看有没有当年的样子。”

冼谨宁接过衣服,一边往自己的身上套,一边说:“你要是想要回忆一下美好的过去,那么我倒是有一个很好的建议,你要不要听?”

田籽音瞥了一眼一脸坏笑的冼谨宁,知道他一定在憋着什么坏主意,故意板着脸不回应他。

“既然要回忆,那就回忆全套的,田田,我们来一个情景重现怎么样?”冼谨宁不管田籽音想不想听,反正他自己是想要说的。说话间,他已经把衬衫穿好了,还对着田籽音伸出了手。

“干什么?”田籽音没有伸手,而是略带戒备地问冼谨宁。

冼谨宁弯腰下去直接把田籽音从地上捞了起来,附在她的耳边,对着她的耳朵呼着热气,“当然是情景重现啊……想想我第一次穿上这件衬衫的时候……”

田籽音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她眼前浮现出当年冼谨宁第一次穿上她送给他的这件衬衫时发生的事情。

那天,是他们的婚礼。

------题外话------

回到学校之后,手指起皮起到让某彤怀疑自己的手指是不是要换新的了…

汤圆是黑芝麻馅的(一)

田籽音当初给自家儿子起小名的时候,是因为看儿子小小的一只,生得白白嫩嫩的,脑袋圆圆的,很像是汤圆,就给儿子起了这么一个小名。

当时田妈妈还说她给儿子起的小名不正经,不好听。汤圆一听就是软软糯糯的,以后长大了要是性格也软软糯糯的,受人欺负怎么办?

被田妈妈说的,田籽音也隐隐有了担心,不过她并没有给儿子改小名。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小汤圆长成了大汤圆,一张脸生得像极了冼谨宁,一样长了一双招人的桃花眼。

田籽音觉得最近读高中的小汤圆有些不太对劲,总是爱走神,担心他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她就找了个周末的下午,准备和小汤圆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