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尹太太,过来吻我一下 完

“唱首歌给我听!”

“你确定不是在强人所难?”明知道她喉咙哑了。

莫邪看着她脸上的微怒鄙视的神色,勾起唇温雅如玉的笑了笑,“如果你愿意,这就不是在强人所难。”

悠人冷清的撇过脸,“抱歉,我不愿意!”

就算她不口干舌燥,现在也没有心情去唱歌!

无人岛外,一支搜救大队登陆到岛上,不过一会儿就找到山洞。

“少爷!”里昂惊喜的走进来,看到自家少爷相安无事,顿时松了口气。

总算是找到了。

莫邪脸色不悦的站起来,“怎么现在才来?”

里昂看了边上的顾悠人一眼,语气毕恭毕敬的解释,“附近的小岛太多,费了一些时间。”

“既然你都找到这里来了,尹修辰的人也快到了吧。”

“我们来的时候看到海上有搜救艇正往这里赶过来。”

莫邪抱起昏睡不醒的顾悠人,提脚脸色担忧的往外面走,“避开他们,回希思黎庄园。”

“少爷,您身上的伤…”

“回去再处理!”

**

翌日,清晨的阳光拨开迷雾笼罩的庄园。

“顾小姐,您终于醒了!”

顾悠人刚睁开眼,女佣立刻靠上前惊喜的将她从床上扶起来。

“您现在感觉怎么样?需不需要叫医生过来?”

“这是哪里?”悠人缓缓的站起来,抬头打量着复古精致的室内摆设,顿时激动的握住佣人的手,“我被人救出了!尹修辰呢?”

“这里是希思黎庄园,是我们家少爷把您从岛上救回来的。”女佣专挑重点的话解释,一看就是个很机智聪明的人。

少爷?

如果是尹修辰的人一定是喊三少,而且也不会叫她顾小姐。

既然已经出了岛,为什么不通知尹修辰来接她?

莫邪又在打什么注意!

悠人皱着眉,顿时心里有股不安,“这里有手机吗?能不能借我打个电话?!”

女佣歉疚了笑了笑,面色一片恭敬礼貌,“不好意思顾小姐,没有少爷吩咐,您不能使用手机。”

“为什么不能用手机?”

“因为你还没有报恩,我怎么能放你走!”

一道好听的男声悠扬的从门口传来。

风度翩翩的男人一身华丽名贵的英伦古典服饰,贵族感十足。

女佣尊敬的低了下头,“少爷。”

“我要回家!”顾悠人转身走到他面前,直截了当的不跟他废话。

莫邪看着她精神充沛的样子,高贵的脸上顿时噙着抹浅浅的笑,“可以,等报完了恩我自然会放你走。”

他笑的亦正亦邪,顾悠人根本摸不清他的性格,可是又不敢硬碰硬。

“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要你做的很简单,陪我一天,到了时间点我自然就会放你走!”

“你说的是真的?”

“你可以选择不信。”莫邪走到沙发边坐下来,抬头,冰蓝色的眼睛泛着邪邪的精光,“不过机会只给你一次,说不定我什么时候就改变主意,想把你留在身上一辈子!”

“我答应你!”

悠人气愤的攥紧手指,生怕他下一秒就反悔。

回答的这么快,真是让人伤心。

莫邪撤回的落在她脸上的视线,俯身端起茶几上的红茶,“先我陪吃早餐。”

“能不能让我先打个电话?”

“可以。”

悠人喜悦的神情持续不到一秒,莫邪淡笑的抬起头,幽幽的启唇,“如果你打了,刚才的协议就算作废。”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就扼杀掉顾悠人刚才对他升起的一分好感。

“你危险我?!”

“选择权在你手上,算不上危险。”

莫邪淡定的对上她恼羞成怒的双眸,笑的一脸阴险可耻。

事到如今,她还有选择的权力吗?

顾悠人愤怒的瞪着他,努力忍着想给他一巴掌的冲动。

一张欧式精美的餐桌上,各式各样早餐丰盛的让人眼花缭乱。

莫邪端起一杯热牛奶放到对面,抬眸不咸不淡的看着她,“孕妇不用随便生气。”

“什么孕妇?!”悠人冷漠的瞧了他一眼,皱着眉,明显心不在焉。

“你说呢?”莫邪轻笑的望着她疑惑的样子,支着下巴好心的提醒,“你怀孕六周了,难道自己没感觉?”

悠人惊讶的睁大眼,右手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小腹,震惊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她双手放在桌子上,身体前倾,满脸不可置信盯着他,“你说我怀孕了?!是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吗?!”

幸福来的抬突然,她和尹修辰期待了那么久的孩子,终于在她肚子里面了。

“你别高兴的太早。”莫邪慢斯条理的切着盘子里的土司,“医生说你这次落海加上发烧,导致你有先兆流产的症状。”

“流产?”悠人猛地握紧手里的牛奶杯,脸色霎时有些苍白。

“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好好休养,这个孩子不会有事。”

没想到他一次救了她两命。

顾悠人心平气和的吸了口气,抬头真心诚意的对他笑了笑,“谢谢你告诉我。”

莫邪忽然抬起脸,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一字一顿的笑,“顾悠人,我以后生个女儿就叫莫悠然!顾悠人的悠!”

他的目光太过于炽热,几乎逼的人不敢直视。

悠人躲避的扯开视线,不在意的说了一句,“随便你叫什么,跟我没有关系。”

“如果我说有呢?”

“那是你的事!”

“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女人!”

希思黎庄园坐落在伦敦市外的郊区,洛可可式的风格奢华典雅,气派华丽的装修宛如巴黎凡尔赛皇宫。

庄园后面种了近千亩的郁金香,漫山遍野,花团锦簇。每一种颜色都明艳的恰到好处,一排一排交相汇聚的组成五彩缤纷的花海。

灿烂的颜色铺满了大地,远远望去,好像色彩繁茂的画卷,美的如痴如醉。

“喜欢吗?”

午后的阳光慵懒的洒在头顶,这个绝色倾城的男人就站在身边,华光灼灼,温文如玉。

顾悠人望着眼前美不胜收的花海,微微侧过脸,目光不解的看着他,“为什么要种这么多郁金香?”

“因为你喜欢!”莫邪淡笑的凝着她,嘴角邪气的挑开一抹妖冶的弧度,“是不是觉得我比尹修辰更好?你考虑换个老公吗?”

“不考虑!”悠人笑容潋滟的挡住他伸过来的手,目光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莫邪,你值得更好的女人!”

男人轻笑的撤回手,绝美的容颜突然添了一层淡淡的忧伤,“还有人比你更好吗?”

“当然有!”悠人斩钉截铁的点头,心里莫名觉得他身上有种孤寂落寞味道。

这个男人,她其实一点都不想招惹,也不想他把心思放在错的人身上。

“再好都比不过你!”

莫邪淡淡的笑了笑,蹲下身,拿出一条精美绝伦的链子系在她露在外面的脚踝上,“顾悠人,我想送你一份最珍贵的礼物。”

赫卡忒脚链,最深沉的爱意与忏悔。

他期待的抬起脸,“能答应我一直带着它吗?”

“不能!我老公会不同意!”她直言不讳的摇摇头,话锋一转,“不过,我可以收下你的礼物。”

“你愿意收下是我的荣幸。”

莫邪轻笑的抬起她的手,妖冶的薄唇在她手背上落下一个最真挚的亲吻。

夕阳西下,漫山遍野的郁金香随风摇曳。

莫邪站在花田中,目光留恋的望着顾悠人消失的方向。

落日的余晖打在他精雕细琢的俊颜上,淡淡的染出一层寂寥。

“少爷,您就这样让顾小姐走了吗?”管家站在他身边,完全不明白他的心思,“既然喜欢,少爷为什么要放顾小姐走?”

良久之后,徐徐的微风中轻轻飘来一句话。

“因为我对她下不了手…”

庄园外面,一辆汽车恭候的停在门口。

顾悠人转身看着远处站在花海中那道影子模糊不清的影子,嘴角淡淡掀起一抹微笑。

“莫邪,从前的事我已经原谅你了。”

“是吗?我倒希望你一辈子都记得!”

悠人抿着笑,视线望着窗外飞速而过的风景。

那个妖气邪魅的男人,她会记得他一辈子。

汽车刚开出去不足一公里,十几辆奥迪飞速的冲过来停在路中央。

尹修辰冷着一张脸,怨气冲天的从车上下来。

悠人惊喜若狂的推开车门,两秒钟飞扑到他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腰,委屈思念的喊着他的名字。

“尹修辰…”

男人猩红着睛,喉结难受的滚动,声音嘶哑带着微微抖动的颤音,“你去哪里了?”

顾悠人心疼的咬了咬唇,手臂圈住他的力道越收越紧。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顾悠人!我差点以为你不要我了!”

尹修辰用力的抱住她,整个人像个脆弱不堪的孩子,俊脸深深埋在她颈窝里。

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绝望恐惧过,全世界都崩溃的一塌涂地。

“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久…好了好久…”

两行眼泪顺着他英俊的轮廓滚烫的落在她肌肤上。

悠人红着眼睛,抬手轻轻拍着他的背,语气哽咽的安慰他,“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的,尹修辰,我没事了。你看我现在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完好无缺,还多了…”

“海水里有血腥味。”男人低沉的声音沉闷的传来。

“那不是我的血,是莫邪的。我没有受伤,一点事也没有。”悠人擦了擦眼泪,扶住他的肩将他按起来,双手胡乱的摸在他脸上,思念成疾的望着他,“我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尹修辰双眸赤红的盯着她,眼睛下透着乌青,看起来好几天都没有休息的样子。

他痴迷的目光灼灼的落在她脸上,固执的看了好久。

“顾悠人,我想听你喊我的名字。”

“尹修辰!我在!”

话音未落,尹修辰扣住她的后脑勺,疯狂的吻住她的唇瓣。

熟悉的味道一寸一寸抚平他心里的不安,所有的张皇失措,担心,害怕,恐惧,全都被揉成一团。

他密不透风的扣紧她,恨不得将她揉入骨髓。

两个人深情的吻着对方,完全心无旁人的撒狗粮。

一堆黑衣保镖脸红心跳的背过身,一眼都不敢多看。

尹修辰失而复得的抱着她,搂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往日的神采飞扬的桀骜。

该死的莫邪!

明明昨天就离开了荒岛,竟然今天才派人通知他!

“冷,去把莫邪给我绑过来!我要把他丢到海里喂鱼!”

“你干什么呀?”悠人失笑的抱住他的手臂,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心疼的摸着他的唇角,“那天在船上是莫邪救了我!你绑他干什么啊?”

尹修辰沉着脸,表情臭到极点,“他不安好心的留了你一天!该死!”

“如果没有他,你女儿说不定就没了。”

“你什么意思?”

悠人拿起他的手放在肚子上,兴高采烈的看着他,嘴角漾着幸福的喜悦,“尹修辰,你要做爸爸了!”

尹三少石化呆愣了几秒,低着头看着她平坦的小腹,然后欣喜若狂的反应过来,“我有女儿了?!”

“…”

儿子!

顾悠人特别戳穿他的幻想,不过看在他这么傻的表情上,还是好心放过他。

“对,你有女儿了。”

尹修辰激动抱起她,手舞足蹈的转起圈,“顾悠人,你真的怀孕了!我们有女儿了!”

心心念念的女儿,他和顾悠人的爱情结晶。

人生最幸福的事全部都凑齐了!

“停!停!”悠人头晕的抚着脑袋,“你别再转了,我头晕!”

尹修辰立刻担心的放下她,火急火燎的牵着她上车,“哪里不舒服,马上去医院!”

一群人应声立刻钻进车里,成群结队的汽车飞速开往医院。

悠人靠在他怀里,微微握紧他的手,“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就是饿了,想吃东西。”

“吃什么?”

“好多。”

“什么都满足你!”

一个月后,欧洲最美的私人城堡举行了一场盛大的世纪婚礼。

一百万红朵玫瑰浪漫的筑成花海,华丽的烛台和水晶灯营造出复古唯美的婚礼殿堂。

顾悠人穿着一袭洁白神圣的婚纱,挽着顾明诚的手臂缓缓走上红毯。

尹修辰一身黑色高贵的西装礼服,英姿挺拔站在尽头,两个人视线相交,彼此幸福的望着对方。

暖风吹起满地的红玫瑰,你逆着阳光,如同一颗颗斑斓的宝石,夏去秋来,日落月升,常驻在心。

遇见你的那一刻,从眼眸到心底,深埋下一颗火种,那是最灿烂的悸动。

顾明诚依依不舍的牵起顾悠人的手放在尹修辰手里,眼里噙着泪光,“我女儿以后就交给你了。”

“爸!我一定会照顾好她!”

尹修辰信誓旦旦的承诺,握紧顾悠人的手转身站在神父面前。

宫无忧和顾小白穿着仙气十足的伴娘礼服,陆景歌和曲蓝穿着伴郎西装,叶少霆和林初音站在花架边,唐诗顾西爵、盛颜熙和尹修珏坐在前排的观礼席上,所有人幸福的噙着笑意。

神父高兴的看着一对新人,神圣的宣读结婚誓词,“尹修辰,你是否愿意娶顾悠人为妻?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尹修辰目光缱绻的望着顾悠人,眼底爱慕宠溺:“我愿意!”

“顾悠人,你是否愿意与尹修辰结为合法夫妻?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顾悠人含情脉脉的望着尹修辰,眼眸柔情似水:“我愿意!”

“我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两个人双手紧紧牵在一起,红色的路易十四玫瑰妖艳似火的绽放在中间。

玫瑰花语如同他们的心境,我只钟情你一个人。

尹修辰单手搂着她的背,炽热的吻旖旎的落下来。

漫天的香槟玫瑰浪漫的从天空撒落,喜气的掌声络绎不绝。

莫邪黯然的站在薄纱飘动的花亭里,妖冶的眸子依依不舍的从新娘的身上移开。

顾小白提着拖地碍事的裙摆,嘴里嘀嘀咕咕的念了一句,“穿着好看,走路真是麻烦。”

“捧花也没有抢到,都怪你!”

顾小白气呼呼的鼓着嘴,刚抬头,猝不及防的撞上一堵肉墙。

靠!不会这么可怜,当这么多人的面摔一个四脚朝天?!

顾小白惊呼的睁大眼,一手胡乱的抓过去想攀上点救命稻草,可惜什么都没抓到。

莫邪眼疾手快拉住他,单手的扣住她的腰悬在半空,“小姐,你没事吧?”

顾小白惊魂未定的看他的脸,一时间惊艳的惊呆了。

天呐,这张脸也太帅了吧。

盛世美颜,阴郁系禁欲的美少年,还是蓝色眼睛金色发头。这帅炸天际的颜值,简直就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王子。

顾小白花痴的吞了吞口水,盯着他目不转睛的看了将近一分钟有余。

莫邪皱了皱眉,扶着她站起来,语气客气疏离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顾小白连忙摇了摇头,表情非常兴奋激动握住他漂亮的手指,“你好,我叫顾小白!哦,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是今天新娘的妹妹!”

顾悠人的妹妹?

莫邪有趣的多看了她两眼,随后执起她的手绅士的落了个吻手礼,“顾小姐,在下莫邪。”

“很高兴认识你。”顾小白心花怒放的笑了笑,一颗心激动简直快飘起来。

她今天的伴娘礼服仙气飘逸,一头长发参着发带编成很漂亮造型,一双明艳动人的眼睛美的像星辰一样,熠熠生辉。

眉目之间,有几分像当年的顾悠人。

莫邪微微勾了勾唇,“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长得这么帅,又这么礼貌,简直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绝世的好男人。

哈哈!她的赌局赢定了!

“花痴!人都走了,你还看!”曲蓝鄙夷的声音冷不丁的从后传过来。

顾小白抬手摸了下耳朵,脸不红心不跳的抬着下巴,“就看!要你管啊!”

“我才懒得管!”

“那你瞎BB什么!”

“你就不能说话文明点儿?!”

“姐文明不来!特别是对你!”

“又来了!”无忧嗤笑了掀了掀唇,拿着顾悠人刚才扔在她手里的捧花,拉着陆景歌赶紧绕道走。

初音站在一桌精致的点心前,随手挑了一块蛋糕。

叶少霆站在她身后,静静地望着她许久,最后他走过去一手握住她的手腕,痴痴的呢喃了一声,“有没有可能,我们也可以携手同行一辈子…”

他轻飘飘的话就像一块石子投入她死寂平静的心湖,瞬间掀起层层涟漪。

初音震惊的松开手里的蛋糕,抬头,双眸晦涩难懂的看着他,表情万分不可置信,“你…刚才说什么?”

叶少霆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嘴角缓缓拉开一抹温柔缱绻的的笑容,“我说我们延长契约,延长到一辈子。”

延长到一辈子…

初音心跳悸动的盯着他,左手垂落的手指不自觉的抓紧裙摆。

过了许久,她才缓过神,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他一句,“你知道一辈子意味着什么吗?”

叶少霆轻轻一笑,单手扣住她的手指,用一种前所未有的目光看着她,“我知道。”

【你知道我和你的名字拼起来是什么吗?】

【我爱你!】

爱你,爱了整整一十三年。

哪怕这一刻,她的面前是万丈深渊,初音都想奋不顾身的再往前踏一步,靠近他,再靠近他。

这个世上除了叶少霆,再不会有人这样让她这样疯狂的趋之若鹜。

初音攥紧手心里的裙子,内心翻涌的情绪习惯性的在他面前藏好。她戴着眼镜,淡笑的掀了掀唇,“如果你反悔了,我怎么办。”

叶少霆信誓旦旦的看着她轻颤的目光,手指轻轻抚上她的脸颊,一字一顿的对着她说,“只要你不退出,我绝不会反悔!”

如果这是一场赌局,她愿意再试一次。

初音松开握紧的手指,脸上突然扬起一抹天真烂漫的笑容,“叶少霆,我是你的谁?”

叶少霆摘下她鼻梁上的眼镜,英俊的嘴角勾着浅浅的宠溺,“叶太太!叶少霆一生的太太!”

叶太太…

她做梦都想听他喊她叶太太,做了好多年的白日梦。

初音泪光闪闪的抱住他,心底百转千回的情绪参杂交织在一起,说不清是种什么感觉。

“叶先生,你是来真的吗?”

“当然!”

叶少霆吻着她的发顶,眼里噙着抹她看不见的柔情。

林初音,哪怕你伤害过我一次,我依然想再爱你一回!

如果我堕入地狱,这次一定会拉着你跟我一起!

==

精彩小剧场。

《时光终究会散场》累计票房九亿,尹帝心情大好破天荒的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三少,请问您为什么要开Y&R影视公司?”

尹三少薄唇一挑:“因为顾小姐的作品只有我才可以拍,并且Y&R只会出品顾小姐的作品。”

坐在家里吃西瓜顾小姐看着屏幕里帅气满满的老公,不屑的嗤之以鼻。

明明就是尹太太叫什么顾小姐?矫情!

记者兴冲冲凑上话筒:“三少,能不能再跟我们解释一下Y&R的含义呢?”

尹三少妖孽一笑:“尹修辰和顾悠人,伊人,我女儿的名字!”

顾小姐猛地一咳,华丽丽的呛住了。

女儿?我明明怀的是儿子好不好?!王八蛋!

一年以后,混世小魔王出生,尹三少的女儿梦碎了一地。

“把他打包送走,我不要!”

尹修辰坚持不懈的每天寻找各种理由吐槽自己的儿子,每次一说躺在摇床里的小可怜就闹腾的抗议,哭的撕心裂肺。

顾悠人十分不满的一脚踹开他,心疼的抱起儿子,“你可以把我也一起送走!”

尹修辰气的咬牙切齿的,终于有一天逮到没人看小恶魔的机会,把儿子顺手丢给莫邪,回家谎称“儿子丢了”。

顾悠人气呼呼的一个巴掌呼过去,“你怎么没把你自己给丢了!”

尹三少厚着脸皮凑上去,欺身而下的将人压在床上,笑的一脸肆,“没关系,丢了正好再生一个女儿!”

“我不生!”

“抗议无效!”

“尹修辰,我要分居!”

“可以啊,有本事你明天下床再说。”

“…”

你妹!我要离婚!

第二天,尹三少神清气爽的又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记者:“三少,自从婚后您和太太简直就是模范夫妻的典范,大家都很好奇您平时是怎么和太太相处的?”

尹三少:“尹太太所有的决定绝对无条件支持,除了一件事!”

记者:“哪件事?”

尹三少:“床事!”

呵呵,坐在家里的躺在床上的顾小姐无耻的骂了声:“禽兽!”

又过一日,记者蹲早蹲晚终于逮到顾小姐一个人外出。

记者:“听说尹帝把您宠成了万人羡慕的女王,能不能给我们传授一下您的驭夫之道?”

尹太太嘴角一勾:“很简单啊,把他驯成忠犬!”

记者兴冲冲讨教:“怎么驯?”

尹太太骄傲一笑:“不听话跪舔脚趾,罚三天不准上床!”

晚上,顾小姐回家,某男优雅地的坐在沙发上叠着腿,危险的眸子笑眯眯的看着她。

“我听说你当着全球媒体的面把我形容为一只狗?”

“嗯。”

“我不听话要跪舔脚趾?三天不准上床?”

“嗯。”顾小姐再次点头,眼神闪烁气势明显不足。

尹三少薄唇轻挑,语气携着浓浓的宠溺与威胁,笑的像只阴险狡猾的狐狸,“尹太太,过来吻我一下,我考虑放你一次。”

“不要。”顾小姐牵着某只诱拐回来的小包子(尹夜司),扶着腰几乎立刻否决。

尹三少轻笑的放下手里的红酒杯,指尖霸道幼稚的敲着桌子,“顾悠人,从认识你到现在,我强吻过你101次,第102次,我要你心甘情愿的过来吻我!”

顾小姐阴冷一笑,松开小包子的手。

恶魔宝宝欢快的扑上去,笑的呆萌又可爱,“小爹地,我窝可以吻你咩!”

尹三少一脚挡住他,咬牙盯着顾小姐,“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