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抖音小说网>都市·异能>自甘墮落小嬌妻> 自甘墮落小嬌妻

自甘墮落小嬌妻

曾何,我看著薇薇略疲倦沈恬美的睡,一遍遍的反自己,如果初我有去拆穿那言,是否我有一不同的局?回想一想,也有言的日子,才是更加合我的。

也,左是天堂,右是地,但你站在那十字路口的候,你永不知道你的那路,到底是通往天堂是地。

哪怕是端的天使,都有一些意撕翅膀,落凡的吧,我安慰自己,看著薇薇的睡,一如看著那曾只於我的天使。

***正文***

我大後到了H市工作,朋友介,了在的老婆薇薇,她是一名高中的美老,我她第一眼始就深深的迷上了她,姣好的面容、披肩、白皙的皮、高的胸部、的腰肢、修的腿,一不她成男人眼中的焦,更令我忘的是她那微柔弱出一高的知理的,我感,一天使到了人,到了我的面前。

也真的份天定,第一次面,我就感到自己方都很意,留下了通方式,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的。一年後,我著她的手走了婚姻的堂,定下了永世相的誓言。

婚後的生活是幸福的,然她嫁我的候已不是女,但有影我她的意,而某次我意提起她的初的候,她眼中流露出的感,我定用一生守她,不不。

那是一夏天的中午,她和我下午校要一重要的,很多外省的家查,所以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了家去了校。看著她的背影在光下的跳,我的心充了幸福的感。

四多的候,一女生打和我薇薇我五半去接她下班,我正在,考什,低了就了。

老在上面著,我的思不知道到了哪。

老婆今天穿得那漂亮,很吸引男人的眼球吧?那些高中的男生,正是青春期,不薇薇生什不好的幻想吧?不管他呢,薇薇已是我老婆了,就他足足眼福吧!

思一,我想到了之前某些不心的事情,我努力了,把那些事情扔到了後,薇薇事情已去了,想嘛?不想到我才,自工作度,我都好久去接送薇薇了。

「喂,想什呢?出神,又想你老婆了吧?」一文件敲在了我的上。

「去你的!」我,室只剩下我和文件的主人--阿成,段他和我一起做一目,所以彼此都很熟悉了。

我看了看,才四半,我站起身伸了腰:「哇!今天老怎少?四半就束了了啊!」

「你啊,看到老今天心情不啊?老了次大家都做得不,下面月都那忙了,所以我以後工作就多了,哈哈!」

「行,我去接薇薇下班了。」我又看了看,五半,早去也事吧,她下班我就在校!

「!工作下就忙著去接嫂子下班,挺恩的嘛!」阿成侃著。

「不是我你,老去那些什KTV啥的找小姐了,正正找女友算了。」我有好笑的看著他。

「打住,又教了。你去接嫂子,我先撤了。」阿成做出不敢教的神情,往外走去。

「你小子,不又去找小姐吧?」我有哭笑不得的看著他。他也不回的手,走了。

我有可奈何的看著他了,收拾下下西,往老婆的校去。

停好,我走了薇薇的校,一,根本不像有外省老查的子啊!我拉一生了,他他根本查回事。我仔回了下那,感那女生的音似乎是薇薇班上某女生的,名字叫啥不清了。

我找到薇薇的公室,面老都在。

「!小徐,找薇薇啊?」一女老看到了我,笑著打招呼。我笑著回了一句,公室老都笑著看著我,笑容不出的,似乎,著某鄙。

「你知道薇薇在哪不?」我有忐忑不安的。

「不知道啊,你去她班上一下吧!」

一平和我夫妻好的年女老走把我拉了出去:「你怎了?」

「我接薇薇下班啊!」我有奇怪的看著她。看著她的色,我直的感到了某些事情:「小莉,你和我,薇薇到底在哪?」

「你,哎,你是先回去吧!」小莉豫著:「回去你自己薇姐吧!」

「一女生打薇薇叫我接她的啊!」我有不耐的:「到底怎回事啊你?我就薇薇在哪。」

「一女生打你的?」小莉的突然了,有慌的。

「啊!到底怎了,你倒是啊!」

「你知道德少?」小莉低我,音甚至有抖。

德少!?我怎不知道人,就是他,了半年前的那些噩,道薇薇在和他有著什瓜葛!?

「算了,看你的子,你是知道的,既然他都打叫你了......」小莉咬了咬牙,:「你去球看看吧,可能薇薇在球那。」

球,又是球!

我得那次薇薇被迫去球找德少道歉的事情,然事後薇薇一直有生什,但是......

我不上和小莉再,急忙跑出了公,往球去。

薇薇,薇薇,求你,千不要有事!

到了球面前,正好面打了,走出了一群人,我很快的躲到面看著他,看到了薇薇也在面,我的心碎了。

薇薇被男生簇著走了出,其中一男生根本不影,著薇薇,手直接在薇薇胸前摸索著,薇薇竟然笑著把胸往前挺著,迎合著他的大手。另外男生的手也是不停地在薇薇身上摸索著。那德少著一小的女生,那女生正笑著:「母狗,下次在球操她了,直接去操,省得要打。」音出,就是打的那女生!

旁一女生笑著:「姐,反正最後不都是叫母狗用自己的衣擦乾,不去操上操她主意真不,是吧?薇薇母狗。」

薇薇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很快恢了那媚的好笑容,:「便主人喜在哪操薇薇,薇薇都意、都喜。」

我的心像被刀一般,是我的那天使?竟然在大庭之下,被男生便摸,用母狗的身份喜被!

「,到要,你下面就是吧?」

「是,是,主人,母狗下,母狗下面好。」薇薇笑著回他。

「的!多人操完你,不足。」德少那名字叫的女生著,突然笑了出:「哈!母狗,才你被操的候我打和你老公,他五半接你下班了哦!」

「什?」薇薇了一跳:「不要,我怎老公?我......我......」

「怕什?不就是你和胃多了精液嘛!」小笑著:「哦,我忘了,你的衣才擦地板,全是精液呢,上也沾著不少呢!」

我仔看了看,薇薇的上果然留有精液的痕!

「你些男生,操完就情,她身上都是精液摸,死了!」小著那在薇薇身上摸的男生著,那男生出的笑,。

「主人,求求你,我去清洗一下吧,被我老公看到我就完了。」薇薇哀求著。

「小浪,才被我操的候不是意我著你老公面操你,怎又要在老公面前清了?」

「那,那......」

「算了算了,你她去洗洗吧,子心死了!」小走近薇薇就捂著鼻子了:「全是你的精液臭味。」

男生笑著放薇薇,然後拍打著薇薇的屁股:「去吧,母狗,去洗乾自己,做你老公的清小老婆。」薇薇著小路快步走了。

我等他走了後,沈沈的回到上,我的薇薇,我的天使,竟然......竟然......而且看那些老的神情,他似乎都是知道的。

我就坐在,直到手了,是薇薇的。

「喂,老公,你接我了?」薇薇快的音了。

我行打起精神:「就快到了。你在哪?」

「我在校口呢!等你,下,唔~~」

我到校口,看到了一身衣裙的薇薇,忍住心中的痛楚,笑著她:「老婆,怎了套衣服?」

「哎,先我上。」薇薇跳上,坐在我旁,住了我的胳膊:「提了,今天上了,家都,我看那套衣服有太暴露了,就了件衣裙,好看?」

「好看,好看,薇薇穿什都好看。」我嘴答著,海浮出她光著身子,一被男生操著,一用下午穿的衣服擦拭著身上精液的情景。

一路上,薇薇在我耳吱吱喳喳的著,我有去任何西,只是在心一遍又一遍的告自己:『我的天使,我的老婆,我的薇薇,被她生母狗一了,是她自的!』

吃晚的候,薇薇手了,她看了看屏幕,色一:「同事,我去接下。」餐桌,走去了台。

我悄悄跟了去,只的,那是「主人」、「母狗」、「」、「舒服」。

我茫然的回到桌前,坐在那,薇薇回了,看到我,了:「老公,怎了?怎眼睛都了?」

「啊,事,才吃的候不小心了汁到眼睛了。你先吃,我去生洗洗。」我推薇薇,走了生,上了,背靠著,眼於流了下。

什?什?什薇薇成?我一遍遍的著自己,找不到答案!

一定是德少他逼薇薇的,我告自己,可是看薇薇的表,根本不像是被逼迫的子。

「喂,老公,老公,你在面?你到底在什?你薇薇啊!」薇薇在外面敲著。

我擦乾眼,用水洗了洗,走了出去:「傻薇薇,想什呢?我就洗了洗眼睛。」

薇薇一把抱住了我:「老公,我好怕失去你,真的好怕。」

「怎了?是不是出什事了?」我抱住她,想她口告我事。

薇薇了一,笑著推我:「傻瓜,和你玩笑的啦!」完身走回了餐桌,我在那一那,看到了她眼中含的光和奈。

之後的日子,我一直留意著薇薇的,直到三天後的一晚上,她正在洗碗,手了,我拿起一看,示是一陌生的,我想了想,把手放回了原,假接看著。

薇薇快步走了出:「啊,在打我。」

我作沈迷在一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薇薇看了看埋在後面的我一眼,拿起了手。

「啊?」我她。

她笑了笑:「同事,小莉,我去接下。」

很快她回了,依著我:「老公,小莉叫我在出去陪她逛街,我很快就回,你乖乖在家。」完了我一下,上衣服,出了。

小莉?小莉的我不知道?

我即跟著她走了出去,到下不,就看到男生住了她,手也不矩的摸著,她笑著迎合著他的手,根本有去反抗。

我悄悄走上前,到了他的。

「,你下午打德少想他操了?」

薇薇著答了一。

我不敢相信的看著薇薇,她竟然主打德少!

「那你知道想德少操你的,怎做?」一男生笑著,手慢慢地摸著薇薇的屁股。

「母狗知道。」薇薇低回答著:「要想德少操母狗,母狗必先你。」

她,她竟然主要求!我眼前一片模糊。

他簇著薇薇上了一程,我再有心思去跟,恍惚著回到家,在沙上。

快半夜的候,薇薇回了,我看著她,一言不。

「老公,怎睡?」薇薇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累死了,先去洗澡。」完,跑了生。

我著她在我,不知道怎想的,就了生,看到了我更心碎的一幕。

薇薇,微叉著腿,她那嫩嫩的小穴里拉出了一黑色的西扔在了地上,我定神一看,竟然是一黑色的筒。後,薇薇的小穴像一小溪流一,流出了大量的白色液,面不出的淫刺激,但是在我老公的看,是那的心和助。

道有怒?我感我已力再怒了。

薇薇慌的抬起,正迎上了我望的眼,「老公,出去,看我,看我......」薇薇一下子哭了出,蹲下身子,住了下。

我看著地上的那黑色的,上面全是白色的液,那的刺眼,我不知道怎口,她?打她?

我的走了出去,拉上了生的。薇薇痛哭的音,外,我流。

我怎?我怎?

一扇的前後,一人的哭,人的眼,曾靠著的心,此刻迷失了。

我流著,透朦的眼睛,我似乎看一年前第一次吻薇薇的候,她俏皮地我:「你一直著我、著我?」

我吻了吻她的鼻尖,笑著告她:「然,你永是我的那小天使,我一直著你的。」

但是,此刻,那曾白的天使,已落凡,沾染了一身,我,她?

事情去了一多月了,那天晚上我和薇薇了很久,她一切的事情都是由於德少的逼迫,她被德少拍下了很多不雅的照片和影片,才送上他玩弄。

我她,的玩弄持了多了?她只是次。

她哭著我:「你我?」

我住了她,地著,有,其我心知道,我不她,我她的,早已到了心的最面,法割。

她主提出去工作,我有反,也那些人才是明智的。

然她不知道,她能利地去工作,是我在背後做的努力。我著薇薇去找德少,求他不要再薇薇,他笑了笑,告我他不缺女人,且把他手上的照片和影片存都交了我。我有去看些西,我有自信看完些料後我,不心底的一暗,我有摧,而是深深的藏起了些西。

工作不是很忙,於是我抽出更多的陪薇薇,逛街、旅,薇薇地恢到了原那快小天使,我也有再提那些事情,彷那些事情有生一。

多月的休光很快就去了,我相信薇薇已走出了那段所的影。

夏天快去了,天是的,死的老突然要我出差去一份很急的合同,奈之下打和薇薇了下便匆匆去。

原定的是在那呆上天,但是第二天那公司出了,省去了很多流程,直接了合同,竟我家公司合作也不是一次次了。

不知道怎想的,我有告薇薇我提前回去,而是直接回到了家。

我到家的候薇薇正在房,我悄悄的,想唬她一下,到了她在打。

「薇薇老公出差了,薇薇晚上去宿舍好?薇薇好受。」

她在和通?我不在家?我有不好的感。

我悄悄的退了出去,跑到附近的一不常去的小茶,著家。

到了晚上八的候,薇薇出了,她穿著一身粉色的衣裙,低著,匆匆上了一程。我快步出去,著小心的跟在她後面。

熟悉的路,熟悉的下地,我的心猛的揪了起,她竟然回到了校!

她久了,月的,我可以肯定德少他有再她,她今天回嘛?是特地一不出意外、我不回家的夜晚?

想到下午到的那,我似乎明白了什,莫非......她下了往校走去,我想下去,停好,偷偷跟了去。

薇薇走校,在靠近男生宿舍口的候,拐了一角落,四看了看,突然光了衣服!

天啊!她知道她在哪?她知道她在什?她竟然......她把衣服到了身著的袋子,就光著身子往男生宿舍走去。

我小心的跟著薇薇,跟著她穿了一片小林,林的一情正在散步,看到了薇薇裸的子,有表出吃的子,而是著薇薇嘲笑著:「母狗,好久不啊,又回找操了啊?」

藉著微弱的光,我看到薇薇的得通,有,低著走著。而背後的那情中的女的著:「母狗,犯!德少都不找她了,今天自己回了。喂,看?再看你去找那母狗得了,反正她在估就是去做被的事。」男生掉了目光,笑著抱著女友走了。

那女生意的高:「你你,那母狗得比我好看,你抱著我嘛?怎不去追那母狗?」

我仔看了看女生,姿色和身材均比不上薇薇,但是她男友迎合著她:「她是母狗,你是人,人怎能和畜生比呢?」女生才笑了,著男友走了。

我不知道,薇薇到些的候作何感想?被任何一方面都比不上自己的女生嘲笑著,也她的心在哭泣吧?

角,薇薇迎面碰上了一位年很大的教,她低著,一不吭的走了去。那教看著她走了去,的了一:「是回去吧,你子,就算是被逼的,得起你老公?」

薇薇的步了一下,最後是回,加快步子走著。我躲在一旁,看著老教慢慢地走了去,嘴嘀咕著:「多好的一女,就糟蹋啊!可,可悲啊......」

等老人走了去,我看到薇薇已走到男生宿舍口,停了下,始打。我躲到他宿舍前的一小,只到她了句:「我在下了。」然後了。

了一,男生穿著大衩就下了,薇薇迎了上去,「!好久不啊,薇薇老,今天怎又回校了?」一男生著,手不矩地摸向了薇薇的胸前。

薇薇低著,慢慢地蹲下,地跪在那些生的腿,他拉衩,然後低含住他的具。

「狗!的,你嘛?想上去,是不是了啊?呃......真爽......真弄......嘴都塞得那了,舌在面,服真好......德少教得真不。」

「,是不是想我的大巴?段是不是憋了啊?告我。」

薇薇的得像滴的出水,小的:「薇薇好受,薇薇想和你做,薇薇身不你。」

我看著薇薇,像看著一陌生人,她竟然自己的生出了!就算是被逼迫,也不可能下的吧?可是接下的一幕,我更加得我有解薇薇人。

男生低下身子捏弄著她的乳房,笑著:「我看你不是想我,是想肉棒了吧?,衣服都穿,特地送我玩的啊?」

「,啊......」薇薇的色可以看出,男生捏弄的力很重:「我上好不好?薇薇都了,上慢慢玩嘛!」

「!什薇薇不薇薇,你既然自己回了,就要做回母狗的身份嘛!」一男生嘲笑著。

薇薇著有回答,男生突然把肉棒抽了回去,塞到了衩,「啪!」狠狠地打了薇薇一耳光:「月不,不懂矩了是不是?你都不答。」

「啊......打我,我老公明天回的。」薇薇叫了一,然後回答著:「薇薇是母狗。」

「老公?你老公知道你自己送上挨操?」男生嘲笑著。

「行了行了,大家都在上面等著呢!」另一了。

「宿管在?」薇薇低他。

「怕什?他在看呢!像以前一去不就好了。再了,你在是校的公共母狗有不知道啊?」

和以前一?薇薇以前就男生宿舍了?怎去?公共母狗?所有人都知道?............些都是男生了羞辱薇薇才的吧?

看到薇薇豫了一下,在男生的催促下,把手到了地上。她本就是跪著的,一之下,就是趴在了地上了,就像......就像狗一。

「哈哈哈哈哈!不,是下啊!忍了很久了吧?上面很多肉棒在等你哦!」

薇薇到句,被羞辱而的抬了起,眼睛了淫的色彩,慢慢的趴到了地上:「主人,母狗好了。」

男生走了去,薇薇跟在他後爬著。

天啊!她就一不的爬了男生的地!!

我伸出,看著薇薇宿管公室窗下爬,男生甚至笑著和宿管了句。光的反射下,可以看出薇薇的下已一片潮。

看著她晃著屁股,消失在了梯角,我小心翼翼地躲到宿管房外面的窗口下,上已口哨、哄笑成一片,不「啪啪」的拍打,那是手掌拍打在薇薇的屁股上的音,因每一下拍打都著薇薇一抑的尖叫,的,是那的淫。

音持著,突然稍微安了,我能清晰地到薇薇的音:「母狗薇薇向德少到,主人......玩我......玩我下的母狗吧!母......狗知了,久,德少操翻母狗的......操爽母狗。」

我的心情真的不知道用什形容,以前在人前我著她,她都,在光著身子爬男生宿舍,著自己的一生出下的!

我了她我能的所有,我甚至有追究她以前的事,她竟然在我不在的候,是回到了地方,是以方式回了。我,是她老公?她,把我老公看?

「又了啊?狗,今天就底足你吧!第一宿舍始,一一的爬去,求那宿舍的人操你,大家操了再我。」

「薇薇不要,薇薇只想要德少的巴。」但是句明是好多拒。

「你不意也行,以後指望我再碰你,反正我早就玩的身了。」

「薇薇配合你,要怎弄我,我都意配合!不要玩了我............我的身......已不能有你了......」

上起了哄笑:「喂,母狗,真把你老公叫看看你犯的子。」

「不要......就,不要......母狗什都意......什都意......除了......除了......」薇薇的音焦急起,著哭音。

我在心想著:『如果你在乎我,你什,什要!?』

笑慢慢地移到了最前面那室,很快,那了薇薇的喘,那的熟悉,又那的陌生。著薇薇那本只於我的喘,我的心像裂了一痛。

窗的老管理出了一息:「作孽啊!」

作孽?是我在不敢上去面她,是她的行更作孽一?

著上面的令人不堪耳的呻吟和辱,我竟然感我薇薇的心疼多了知道她此的怒。我甚至在心自己,如果薇薇才得快,我她快?我能她快?

呻吟一直持著,一窗口到另一窗口,可以出薇薇早已沈溺於快感之中,但是,男生的言中提及我的候,薇薇的音得那悲、那助,她哀求著男生不要提起我,可是男生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耳著我,著我是夫妻的事,著他正操著我老婆的事。也薇薇羞愧的模更能刺激他人妻的性。

快晨一多的候,喧平了,不多一男生著薇薇走了出,然,薇薇仍然是爬著的,只不和去的候相比,脖子上多了狗,身上沾了精液,、乳房、屁股上都是通一片,而神情著很深的疲倦,疲倦又著足。

他走到了外面,男生把手中著薇薇衣服的袋子往地上一扔:「母狗,回去吧,今天表得不。」薇薇低著,袋子拿出巾,擦著上的精液。

男生看著她,突然把上的拖鞋了,光著在薇薇身上蹭了蹭,然後伸到薇薇前,我正疑惑著,薇薇抬起著男生笑了笑,用一手把住了男生的,始舔食著他上沾染的精液。

「怎,下午打完球洗呢,不沾上精液的味道你很喜吧?」

「唔......唔......」薇薇一仔地舔著,一回答:「嗯,母狗最喜味道了,唔......」

「,下次把精液射到鞋面你舔,你是不是更喜?」

薇薇抬起:「那一定要是洗的鞋哦~~」

「哈哈哈哈!怎有你?」男生抽回,蹲下,用手拍打著薇薇的,薇薇把去迎合著男生的拍打,露出一笑容。

「吐!」男生吐了一口唾沫在薇薇上,薇薇竟然伸出手,用手指把唾沫刮到了嘴,出了「」的吸食。

「你你,我不去找你了,你好好和你老公日子不就好了,回找我,求我你,你你不,啊?」

「母狗下,母狗喜德少的肉棒插著母狗,母狗也喜好多好多肉棒一起插母狗。」薇薇上的神情似乎都在回被的快感。

「哈哈哈哈!真他的,你乾脆和你老公,就住我男生宿舍算了,大家天天都能操你,你不是更爽!」

「不要......」薇薇突然了色。

「不要?你在上被操的候怎的?」男生著,手了。

「喂?啊,行,我上到,你等我一起啊!」男生了,下一句:「玩去了,你走吧,下次再想爽了自己吧!」

薇薇站起,拎著袋子走了角落,稍微把身上的精液擦了擦,穿起了衣服。我走去,站到了她的面前,她感到面前有人了,以是那些男生,用那我有的撒道:「操母狗啊?想在一次?」一一把伸在我的腿上蹭著。

寂,我看著她有。她察到有不,抬起一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住了,再也不敢抬。

我有疲的身,她低叫著:「老公......」

「算了,什都了,先回家吧!」完,我自走向了校外面的停,薇薇也地跟在後面。一路上,我人各自想著心思,都有口。

到了家,她拿著乾的衣服走了生,不一,生了水。我走到生口,然水很大,我仍然是到面的抑著的哭泣。我默默地走回客,坐在沙上,把埋到了手之,一片空白。

半小去了,我感到薇薇坐在我的面,一清香在空之中。我抬起,看著薇薇通的眼,不知道什才好。

人了很久,薇薇口了:「老公,我婚吧?」

我低下口,只是在心自己:『我得薇薇?我她?』

薇薇也有下去,只是在那坐著。

天色地亮了,我才,我竟然在坐了整整一晚上。我抬起看著薇薇憔悴的神情,心不由得一痛:「薇薇,你先去睡吧!」

不好,我一口,薇薇立即哭了出:「不起,不起,不起,......老公,你薇薇好了,你打我、你我吧!」薇薇一下子了,跪在我面前抱住了我的腿,大哭著。

我看著薇薇痛哭的,心真的很痛很痛,我的抱起了她:「乖,哭了,先去睡,睡醒了再。」

薇薇一把推了我:「我不要!我不要你再我好,不值得,真的不值得。老公,我婚吧?你我放的女人,去找一更好的,薇薇真的不值得你再了。」

我上去住她往室走去:「在什都了,事情都已了,你先休息下,然後我再,好不好?」薇薇著被我扔上了床,我的吻了她一下:「薇薇,先睡吧!」竟是累了一夜,然情是很激,不她是很快的熟睡了去。

看著她熟睡的,我再抑制不住自己的悲,坐在床前,流下了眼。

婚?我心其著她,就看她此著眉的睡,我真的能狠下心去?如果我在去,她一定成德少他的玩物,永沈溺下去吧?

「不要,老公,走,我!」薇薇突然喊了出,同在床上烈地抖著。

我身子抱住了她,在她耳低著:「不的,老公不你的。薇薇,安心睡吧,所有事情都是噩而已。睡吧,老公就在。」薇薇微的了下,再次沈睡了去。

我躺在了她的旁,想著去的滴滴,地失去了意......

醒的候,薇薇正坐在床上,愣愣的看著我,看到我眼,喃喃的道:「老公,昨天薇薇在宿舍口的行,你都看到了吧?」

我起身子,坐了起,了:「你去,到出,我一直都跟在你背後。」

「呵呵......」薇薇竟然笑了出:「你一定想到,薇薇是淫的女人吧?」

我扳薇薇的肩膀,看著她:「薇薇,你告我,是不是德少他威你,要你做的?」

「威?」薇薇的我的手,自嘲的笑了笑:「不,他找我了,我是自己送上去的。」

「你......」我有,不出,只薇薇在我旁慢慢地出了昨天晚上她的事情。

「前天你告我你要出差,我告自己,一定要忍住,可是,昨天下午我在是忍受不了了,我主打了德少,他在哪,求他玩弄我。那候我告自己,我只是去找德少,其我心知道,我去找他,他怎可能不那些男生一起玩弄我?可我是去了,甚至著要被辱的喜而去的。」

「我到你打了,我就是那候回的。」我的插了一句。

薇薇看了我一眼,著她的描述:「在去他宿舍之前,我得在家都手淫了好多次,每次高潮完,我自己犯,告自己晚上不要去,就幻想幻想,自己手淫算了。可是到了晚上,我是忍不住了,我穿衣就去了校,男生宿舍口。

他我爬去,不是了躲避宿管的目光,更是了我明白母狗的身份,我被即到的羞辱昏了,我在他口就光了衣服,光著身子爬了男生宿舍。,你看到的吧?」

我,心不知道是什滋味,眼前又浮出薇薇光著身子、晃著屁股爬男生宿舍的面。

「我就爬到了二,二全是他的人,他就看著我爬了上。然後,德少出了,他我第一宿舍始,一一的去,求那宿舍的人操我。我就去了,一反抗都有,其我心甚至希望他一起上。

我就,一一的去,出的候身著更多的精液。直到一宿舍的人把我拉到走廊上始在背後操我,所有人都出了,他就在走廊上操著我、著我,我犯,我是母狗。

呵,了配合他,我一被操,一狗叫。他把我送去校的那大黑狗也母狗的味道,我嘴著不要,心幻想著那景了。老公,你我是不是很?

我不知道被操了多少次,我只知道整的人全部都操我了,他一操我,一拍打著我的乳房和屁股,我不停地高潮著。老公,你看到我出的候的子了吧?是的,他最後都不射到我的嘴和小穴了,他就射到了我的身上,然後光著把精液在我身上抹。

你不知道,著精液的在我上蹭的候,我鼻子著那臭和精液特有的味道,就伸出舌舔了一下,於是他都把沾染上精液的伸到我面前,我舔乾,我就舔著他著味的,著味的精液。他有的人把精液射到子,然後叫我隔著子把精液吸到嘴,我竟然就再次高潮了。老公,我已可救了,真的。」

到,我抬起看著薇薇那清秀的面容,不敢想像一的已人妻的女子,竟然做出那下的事情,而且是主要求的。

我沙著音她:「那最後德少,他也操你了?你不是去找他的?」

薇薇看著我,淡地笑著:「他?他有碰我,他我身精液,太了。其那候我已精疲力了,根本有再去想他操操我的事情,我只是沈溺在被和做出各下事情的快感。他我,我看著自己身的精液,感到更大的羞辱,有著更大的快感。

他不肯操我,於是我哀求旁的男生再玩弄我。他把我拖到生,要我每小便完的男生清肉棒,我也做了,他一看著我把有著尿滴的肉棒直接含到嘴且主吸食著面的留,就那笑著、著。

一男生把肉棒塞到我嘴,作的打了我一耳光之後,我甚至要求他在把肉棒放到我嘴的候都打我的,且叉腿他用趾玩弄我的小穴。

一又一的人,小便、我清洗、打我耳光、用趾玩弄我,最後他甚至不我在生洗洗身上的精液就催促我。後的,在外面的,你都看到了吧?」

我看著她,看著她然在笑,笑容後面藏著深深的悲和後悔。

「老公,我不再是那薇薇了。」薇薇看著我,定了定神:「老公,我婚吧?」

我,是有,我不知道什才好。

「不要了,薇薇都了,不值得你再留了。我知道你我,但是你的那薇薇,已被那多人了,甚至是主送去被操的,做出了那些下的事情,薇薇......已回不了了。

不起,我已不是......以前你的那薇薇......薇薇是他的......身和人......都是他的了......薇薇......已完了......薇薇的身不一切......再也做不成你的妻子......不起......忘我吧!」

「薇薇,我好不好?」我不她,我想她走,走去一陌生的城市,重新始新的生活。

「走?恐怕我走不掉了。」薇薇低下:「德少今天告我你去找他了,他信守言,有再我,可是次是我主找上去,了他接受我,我答了他拍下昨天晚上所有的事情。」

「我去找他要回,好不好?」

「你不明白?次我主送上去,他是不再放我了。」薇薇著:「他是不再易地放我了。」

我想起那候我去找德少,德少把手上照片我看的候露出那的笑容,也他早就知道,那些西我不能改什;也,他根本就放薇薇一品女人,然女人在他眼是母狗一的存在。

薇薇了,一直假的她於哭了出:「老公,你走吧,管薇薇了,薇薇已走不回了,薇薇,已迷上了那快感了。」

「你......」我看著她哭的模,不知道她到底是怎想的。我?我可以肯定地看出她是我的,但是她......

「你......我?」我只能她,然很俗套,但是此刻,我只想知道答案。

「我......我你,我一直你,可是......可是......」薇薇哭得像人一般:「可是薇薇有格......有利再老公了......薇薇......薇薇的身子......唔......」

我薇薇下去,看到她,著她我,我真的不忍心再她心下去,我吻住了她的嘴,就吻著,甚至不意再次。

薇薇稍稍了一下,伸手住了我,用力地回吻著我。我著眼,吸吮著薇薇的唇、薇薇的舌尖,品薇薇微甜的津液,到了一苦的味道,那是薇薇的眼。

我眼睛,看著薇薇微的,看著她著的眼睛,眼像缺了堤的洪水一往下流著。

「哭了,哭了。」我的嘴她的嘴移,吻著她的眼睛,著水苦的道,正如我此刻的心情。

「老公......老公......」薇薇喃喃地叫著,手抱得更了:「我真的你,我好怕好怕失去你,真的,薇薇好怕好怕哪一天你不在我身,可是......」

「可是了......」我的滑她的唇:「我不你的,老婆,我也你,我永和你在一起。」

薇薇就著我,流著,一竟然睡了去,可是她在仍然在低叫著:「不要告我老公,我......我真的好好他,他知道......求求你......我什都答你......只有......」

我又是心痛又是心酸,你我,什......什......

「不要,不要我,老公,不要......不要......」薇薇著,手抱得更了,似乎在都害怕一手,我就消失,此不再出。

此刻的薇薇,似乎回到了那天使的模,我著她,一如著那曾的天使。我告自己,那候,我曾:「不不!永!」

(三)

我噩醒,,老公了我,而我真的被德少作了母狗一般待,我沈迷於其中。但是心似乎缺去了一,再也有人在我哭泣的候安慰我,在我疲的候抱著我!在,我得到了我所迷的高潮和快感,但是失去了我最的人!

我看著老公眉的睡,走下床,拿出我桌子最下抽,那封已久的日本,陷入了回。

那候的我,高中,自到了A市的大,大二的候,在舍友的介下,了他,我的初男友峰。不要奇怪我到大二才有初,我那候早的很少,哪像在。

出的容貌和傲人的身材,峰一下子就迷上了我,在英俊高大的峰的追求下,的我,很快入了河,我的世界似乎就剩下了他,他高、他足,甚至在之後月,我就把第一次交了他。

那候的我,就像所有初的小女孩一,只知道付出,甚至於他和其他女生有昧的,都不不。每次看到他推那些花枝招展蝴蝶一般在他身的女生向我走,著我走的候,我似乎都那些嫉妒的眼神得到了巨大的足,『你一天到晚的著峰又如何,他不是只我一人好。』我自己偷偷著。

那段,峰我去他在校外面和人合租的一宿舍,向我索求性事,而初禁果的我做那快的感,也是深陷其中。

第一次到他室友的有尬,那候他都是支室友,然後那就是我的二人世界。但是那天,他我用A片的姿第一次坐到他的肉棒上,女上的位,他的室友回了,正好看到了一幕,我得立即他身上翻了下,躲到了床後,不敢抬。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嘿嘿......」嘶的音著笑的口。

「去你的!你他不是去洗澡了,怎回了?也不敲。」峰有火的著,一在被子套上了衩。

「的,那修,今天洗不了了。」

峰他避,叫我穿上了衣服,我羞著,快步跑了出去,上的候到峰在面著:「你小子,非他的要去那家洗浴中心,你又不敢找小姐,就能梯角看到小姐的子,有啥意思啊?家店洗澡不一?要不找老婆也好啊!」

「嘿嘿嘿嘿............」嘶的音有不好意思的笑著:「不女人跟我?」

「算了算了,打叫份外,你。眼把我老婆都看光了,操!」

「,你次女人身材真不,皮啊,白得......」音不出的猥,我不想再下去,低著跑回了宿舍。

之後有天我都不肯再去峰的宿舍,峰可奈何。又了一多星期,在峰保不再出情的件下,我回到他的宿舍,他身上的足,然在想,那候的我,也快忍不住有性事的生活了吧?

多星期有做,峰插入我的候,我的腿立即了上去。

「小,忍了久,是不是很想老公的大棒子啊?」峰在人的候都是粗,但是,了的我,感到份外的刺激。

「啊......啊......用力......都是你啦......啊......上次被看到......害得我忍了久......啊......啊......」我的,抑著呻吟。

「在怪我!」峰用力了一下。

「啊............到最面了......啊......」

峰著笑到我耳:「小,又要我用力,我用力了又我,那我不算了。」

「,我了。好老公,你快啊,下面死了啊!」峰停止了作,我感著小穴的是那瘙,立即求了。

「想我,那就求求老公啊!」峰的抽了一下,又停住了。

「啊......人,就知道欺我。」我一拳捶在他胸前:「好好,求求老公,吧!」

「不是求的哦!以前不是教你了,我都近了,怕什羞啊?」峰笑著,伸出舌舔舔了我的耳根,多次的性後,他我的身算得上是若指掌了。

「啊......舔那......啊......」我感小穴的瘙更甚,可是那些,然乎每次都被要求一次,我是以。

「小,快啊,不然,我拔出了哦?」

「,,我......你死了!」我羞著,咬了咬嘴唇:「老公,求求你用力操你的小薇薇,小喜被你操。」

「才乖嘛,小就要做出小的子嘛!」峰放了我,始了前後的活塞。

「啊......啊......薇薇......就是你的小......啊......老公......啊......」

峰的手在我身上走著,了我身上被他掘出的性感。

「啊............」我叫了一,是峰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小,喜被打屁屁?」峰笑著我,同加快了抽插的作。

「啊......啊......啊......喜......喜啊......」

「喜什?」

「啊......啊......喜被打屁屁......小喜被......老公打屁屁......」在峰的抽插下,我已不得羞,只是附和著他,希望他能我更大的快感。

「哈哈!你何止啊,你是的薇薇呢!喜的老公就多打你下。」峰意的笑了,手的拍打著我的屁股,然力度不是很大,但是羞的感我一度到了高潮的界。

「啊......啊......老公,老公......薇薇只你看......啊......薇薇......啊......用力......薇薇要到了......啊......用力......啊......老公......啊......啊......」我大呻吟著。

「啊......小,想老公射你?嗯?」可以看出峰也到了射精的。

「啊......要......老公......啊......啊......啊......」在峰的刺下,我高潮了!

「呼~~呃......」峰用力了下,的吁了一,射了出。

大概了十多分,我高潮中回神,我不意偏向窗那,看到窗外似乎有黑影了一下。

「峰,你窗好了的吧?」

「嗯,怎了?我特地查的呢!」峰坐了起,慢慢地把肉棒我的小穴抽了出。

「什,便而已。」既然好了,可能是我的幻吧!

「哎呀!痛,。」我看了看自己有的唇:「今天粗,死了!」

「好老婆,好久做,想你了嘛!」峰一把住了我,到我耳道著歉。

「我也想你嘛!」我回了他一下,伸手去他把肉棒上的套子摘了下,同捏了捏他的肉棒:「西了呢,不能使了哦!」

「哈,休息完就挑啊?」峰笑著著我的腋下:「不知道才叫得那呢,要我射去,可惜......」他看了看我手中的套子。

「老公~~」我往他了:「抱怨了嘛,薇薇是怕有小孩嘛!」

「知道知道,我的小。」

「人,不再叫人!」我嘟著嘴他坐了起。

「好好好,乖老婆,走,去洗澡,洗完出去吃西。」峰笑著站起,把我往生拉。

「手啦!要和你一起洗澡?」我作著,著他的步子走了生。

之後的日子,我像平常的情一,一起吃、一起逛街、在他的宿舍和他做,不我每次都避他的室友,竟那次的尬,大家面了估......而且峰那男生一直有女朋友,很好色,常看一些的A片。可以出他那室友的感也不是很好。

眼,大三了,像所有的狗血小一,我了峰貌似有意意地始短和我在一起的,即便是有我去他宿舍和他做,他也是草草了事。我直的感到事情不,於是在一次偷偷的跟下,我了事!

他,竟然拉著一相普通、身材不如我、身高都不如我的明可以看出是可型的小女生笑著!

曾烈烈,曾以他是我最後一男人。眼看到我的男朋友挽著他新的手,在校草坪互相打的那一刻,世界「噌」的一,得格外面目可憎。

我咬著下嘴唇,一路跑回宿舍,坐在床上,已累到呼吸衰竭,那一刻的我哪面看,都是在苟延喘。我眨眨眼睛,眼角很乾,我有痛哭失,但是在我眼,房,各角落,似乎都是那昏暗,甚至是透窗射的光,我都感到。

我去一把拉上窗,我的手指在微微抖,我的心一地抽搐,我筋疲力,想靠到床上,一下子在地。桌,中午不小心在地上的一水映出了我白的面容,我努力地扯起嘴角,想著水的倒影笑一笑,眼不的一下子了出,透眼,再也看不清自己的,我的心像裂一的痛,彷我永迷失在情的世界一般,再也找不到出路。

的段太俗套,而且上映得太突然,甚至都有事先好告片。但我同他始那甜蜜、那默契,甚至,甚至在事前一天,他在「我你」。我努力想要回起我曾的美好情意,但是,它的真程度,在此刻遭到了性的疑。

窗外的下,生的笑,我得他都在笑我,笑我付出了一切,的是背叛。恍惚,我都能到老天自上空俯我,冷眼旁所出的不屑的哂笑。

我就靠著哭著,哭累了就睡著了,地,做了很多有具情境的,猛然醒,得一有一子那。睡意底消失的前一秒,我想要陷在中永不要醒,因我知道,但凡眼,我就看到大的日主:分手、背叛!

一天,我查看了次手、不更新箱、查看QQ上他的像是不是亮著,我想去校找他,走著走著,我忍不住又想要放大哭,就蹲在人行道上向全世界承:我是造物主造出的那了警醒世人的冷笑。著羞的焦灼感底地摧我。

我需要那狗男女我一解,我需要自己冷,不要一碰就碎,都痛哭失。

他的於打通了,但是我一句都不出了,我的什地方了一泡碎掉的音,我知道,那是我卑微的、被自尊劫持著的、奢望他回的那望。

那也沈默著。

我想要地,做一乾脆的了,但是我是忍住,我第一的人,了段感情中的最後一句。

「我不你蛋,但我明你看,你是尾的笨蛋。再。」

,我膝一,蹲在了床前。

此刻是晨四,我噩噩地坐在床上一不地看著壁,目不睛。有的一刻,我只想跪地大哭。我不承失,我要找他回,再困也要找他回,我不承失。

我始繁地在他面前出,他冷嘲,可是他我不理不睬,我甚至找男性朋友作很密的子在峰面前出,可是,我峰根本得看我一眼,他像待以前的我一,把心神全部放在了那小女生的身上,至少表面上看起是。而每次看到我,是用挑和嘲笑的眼神看著我,著峰的胳膊,似乎在告我:「你得比我好看又如何,你喜的男人在在我。」

他公出入,就像我和峰以前一,甚至有次,我路峰的宿舍,看到她面潮的快步。

一天晚上,我看峰不在,了到了操。

「喂,你找我出嘛?」著不耐的我。

「你可以峰?我才是他的女友。」我直截了的她。

「!你是他女友?你似乎忘了你被他甩了吧!」嘲笑的看著我:「小薇薇,他可是把你的什事都告我了哦!」

「你......」我想到峰竟然把些都告她了!

「嘛,峰他做的候喜女生的,我也。了,你知道我和他做了吧?」

「你......你要?事情也拿出!」

「我不要?不知道天天在我面前晃。峰在是我男朋友,你明白不?乖乖吧!」笑著往回走。

「你......你有什格和我峰?」我一急。

一下子身,只能算得上清秀的此刻上了一,冷笑著:「我和你?我格?你忘了,他在是我老公,你得再好看又如何?有本事你回去啊!」

我一人愣愣的站在操上,眼流了下,心起了一狂的念:,我要去回我的男人!

那的我,走得是那慢,每一次看到他在一起,我的心都浮出她的。仔想想,也那候,我的嫉妒已超了我峰的意了吧!

我不人的眼光,始狂地回追著峰,我要明看,我比她秀,我失去的我回!

可是是酷的,我一次次的,峰,他始的躲避我到我冷嘲,有在旁,也加入嘲笑中。那段,我的眼都快流空了,朋友都我,我放,但是我......

直到那一天,我朋友和峰吵架了,我似乎看到了希望。找到一人在吃的峰,他正在一遍又一遍地打和道歉,看到我,不耐的:「我了,我之可能了,你能不能我了?」

「我就你?你忘了我在一起的日子了?峰,回到我身好不好?我肯定比好,你知道的。」我低哀求著,我知道也是我最後的。

「你比好?」峰冷笑了一:「你不如她,和你在一起就像和木偶在一起一,了,一感都了。」

我真的想到峰用理由,道我他的,他任意索求一切,都有?可是在,我不想再去些,我拉著峰的胳膊:「求求你了,我真的不你,我肯定以後能做得更好。回吧,好不好?」

他一把甩了我的手,冷笑著我:「你不我?我看你是想和,才一直我的吧?」

我一愣,心不禁自己疑,我到底是了什在苦苦追求著峰?但是嘴著:「你就看我?峰,我在你眼就是的?」

「你不是?」峰站起往外走去,著的口:「你能明?」

我有在乎他的口,一把拉住了他,急切地回答:「我能,我能明我比她更合你、更你!」

「你能?」峰停下步,有甩我的手,著不屑的笑容我:「那你能做到她不肯做的事情?」

「我能,我能。」我根本有去考,就一口答下,我似乎都能想像到峰到我身之後的色。

「那,今天晚上大不在(大是他室友的外),如果你晚上意光了在我宿舍等我回去操你,不定......」峰意地笑著。

「......」要求其峰以前就,他子更能出我是他的女人,意光溜溜的等他回去操。

「不意就算了,我也不勉你。」峰作要。

「,我......我......我意。」完,我羞得通,低著不敢看他。

「哎,薇薇,你......」他似乎有心,低叫著我的名字。他的手了,他拿起手一看,匆匆和我告:「就吧,我玩笑的,你真。薇薇,你去找更合你的,以你的件,追你的人都排著的吧!」

夜色降了,我站在了峰宿舍外。

?不?我在豫著,一男人,做到地步值得?可是想到以前的快,久有得到安慰的身在渴望著他的再次插入。想到鄙和嘲笑的目光,妒火了我的,我拿出有峰的匙,打了他宿舍的。

在走,我就光著身子坐在峰的房,我掩上了房,就算大突然回也不看到我。我就坐著,海是去的回,看著峰的床,我似乎看到了我和他在上面翻的身影,想到那些,我的下竟然了。

我的像火一,拿出巾,擦拭著下,可是巾的摩擦,我更加,我渴望著峰的。

,了,峰熟悉的步走到了客,我匆匆整理了下,坐好,低著,等峰,到了意外的音。

「你就是人,下次再我看到你和她勾勾搭搭,你不客。」竟然是!她怎了?道峰忘了我件事?我突然想到,似乎峰最後只是一玩笑,是我自作多情,自己了!我看著峰的房,可躲,怎?

峰的和的笑在打房的候停住了。

「啊!」一尖叫,「你,她是怎回事?她什光了在你房?啊?」怒,著峰。

「,生,生,我也不知道她什在我。」峰手忙的著她,解著。

我看著峰,像看著一陌生人一,看著他用我有的柔情安慰著。他不知道?呵呵,他竟然他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她怎光了在你房?」

「......我怎知道?她自己犯的吧,我和她不想再到她的,,你相信我。」峰看著我:「你穿上衣服出去吧,你的,你要不要啊?」

也附和著:「人,光了勾引我男人,你啊你?」

我犯,我,我自嘲的笑笑。我做了多,在他眼,原我真的不如那小丫。可是看著的眼光,我真的好恨,恨自己,恨她,恨峰!

「,不?」大著,一指使峰:「把她走,你不忍心?你到底要她是要我?」

峰冷著走,拿起我的衣服扔到了我身上:「快穿,穿完快走。」

我一下子站了起,指著峰,得不出,然著自己是光著身子的。

又了,伴著大那嘶的音:「峰,你小子在不?他叫你去喝酒呢!喂......呃......」音突然停住了。

我抬起,正好迎上了大的目光。此刻,我才知道啥他叫大,名思,很大,但是眼睛很小,糟糟的,大概就1米8左右,但是臃的身材得不是那高大,猥的眼神、邋遢的著,怪找不到女朋友。

「你............」大愣在外面,有走,肆意地看著我。

我一,看著峰情的面容和的眼神,竟然走去一把住了大,不他身的臭汗和身上刺鼻的味:「我又不是找你的,我是找大的。我喜大很久了,想陪他,怎了?」

「,有本事你她操啊!不害臊!」得寸尺。峰大概也不想看到我,拉著的手,想她停止。

「你拉我什?光了在,她不是勾引你,是等大,那她和大做啊!她明我看,她不是勾引我老公的啊!」

「喂喂,你......」大有哭笑不得,手不矩地摸上了我的大腿。

然被大一摸,我就起了皮疙瘩,但是的嫉妒怒我作出了一不理智的定。「勾引你老公了?他值得我勾引?大,我去,今天我是你的。」完我一把拉大,走了他的房,上了房。

我一下子坐在大床上,哭了出,外是和峰的,峰始的候怪份了,可是了句他就不了,反而是和我一般。

我心碎了,我真的被那女人比下去了,我抬起,正看上大那猥的笑容,我慢慢躺下去,了腿。

「你......」大音著。

「我都不怕,你怕什?上不上?」我冷冷的他,流著。

十分後,我一被大插著,一他:「你室友的前女友是不是特爽?」

「爽,太爽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