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拍攝

其,一始不是的。

三月以前……

「小琉,就是我家。」

男朋友信酉的把在上睡著的我叫了起,伸了伸麻的身,在上睡真的很不舒服。

「我了多久了?」

我揉了揉眼睛,打了哈欠。

「大概四小吧。」

「久。」

一想到回程要坐久就人得力,我和男朋友是在某同志交友上的,交往了月也次,不都是他下找我,次趁著考完的暑假,也就被他服上次他在北部的家。

男友大我八,是某企的人物,然大了我多,但在社上是新人,年就知道我可了一跳。

了他家,有和我熟悉的老家截然不同的感,完全日系打造的潢,就像上全能改造王出的高住宅。

「你家真漂亮。」

「是?我倒是得塞下四大男生的有太小。」

「四?」

「我有弟弟,你不知道?」

我了。起,男友好像很少提他家的事,我只知道他因父母所以和家分家,想到多人。

走了客,只大男生在一小沙上,著男友家的血,人都手的,得格外。

「啊,大哥回了。」

一名男孩沙上探出了,出了呼。

「信亥、信戌,是我之前的小朋友。」

男友向後退了一步,把被藏在後面的我露了出,我得有尬,感就好像是在拜公婆似的,「你好。」

「哇,就是哥的男朋友哦!」

「的真可,皮也很好摸的子。」

人像是到了什奇珍,先恐後的跑到我面前我又搓又捏的。

「你上的色是染的?」

信戌,也就是男友的二弟此拉了拉我前面的海,口起有像的美容。

「恩,不有久了,褪色了很多。」

「啊,我你重染好了,你的皮很白很合染。」

「真的?」

我目光向站在我身後的男友,只男友微笑的了,「信戌是美容美的,不。」

「哈哈,相信我美容系的高材生吧!」

信戌到自己的哥哥,自信的笑著。

於是乎,我到男友家的第一件事情,竟然就坐在他家信戌用子前──染。

信戌的技真的不是的,只他手一搓一揉,整染就在上了,作迅速的人眼花撩。

「行了。」

等到信戌一切束後,我才回神,看著子自己的,然知道染的色通常深上很多,但想到的。

「放心,天就成很漂亮的色的。」

「哇,小琉真好看。」

此,三男信亥手拿著一包薯片,修的身著壁著。

「、。信酉呢?」

因就看到他,我不禁了。

「大哥出去西了,等就回了。」

「趁著大哥回前,我兄弟八卦一下吧。」

我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戌亥兄弟抓著我回客。

「小琉在多大了?」

「十八,放暑假。」

「正小?你和哥哥是什候的?」

我起手了,「是在十二月吧,正的是情人那天。」

信亥和信戌此互看了一眼,有我看不懂得含意在眼神中交流。

「那你跟哥做了?」

信戌的我了起,然有做,我段只不到手,接吻都。

看到我的反,信亥了肩,「哥的速度真慢。」

「如果是我遇上可的男生,早在第天就吃乾抹了。」

「呵呵呵。」

因在不知如何回,我用著苦笑。

「你在麻?」

了,男友的身影出在玄。

「什。」

我忙了,跑到了男友的面前。

「你去了什?」

「一些等要吃的菜,有料。」

我了,伸手接男友手中有著罐大可的塑袋。接手,男友忽然嘴到我耳,「你染成真好看。」

的息吹著我的耳朵,在低沉磁性的嗓音下,我的下身竟然站了起。

「。」天啊,怎……

眼尖的男友看出我的不自然,勾起了嘴角,「太久放了?」

「好。只是因你……」被男友一,我十分不自在的扭著身。

「我今天做吧。」

「咦?」就我的抬起,男友已朝著房走去。

吃了,男友抓著我到了他房,於接下生的事感到不知所措的我,根本法掌握思。

混著期待和不安,不那坐立不安的感,竟化成下身源源不的和酸麻。

男友的房一上,便後的抱住我,和一的暖息搔弄著我的角和耳廓。

「琉,我想要你。」

的一句,就脊椎升起了麻的感,下身我感到已溽一片了。

「我想先洗澡。」

得小和A片上都是演的,做那之前要先洗澡。

「我已等不住了。」

男友不知何褪下了牛仔,四角的露出了巨大的身影,完全合腹部的明著他的和年。

「我、我不知怎做。」

「先我舔吧。」

我怯的蹲下,想照著A片上演的容乾脆,想到真正第一次做我不知是害怕的抖。

「,伸出舌舔一下那,沿著柱子滑下,有下面的囊也要。」

男友指著不性事的我,大手放在我染的上,我一直很喜他摸我的感。

男人的其或多或少都有些味道,然而男友的味道我放心,慢慢抓到的我伸出手的握住男友的前端,一手玩弄著下面的丸,舔舐的作在手不的移。

「嘶,你、你在哪招的。」

然我的感到,忍耐著下身忽然加的快感,男友著我。

「忘了。怎,舒服?」

「舒服。你伙,我用我的大西狠狠的你,你舒服的上天。」

男友把我推倒在床上,「看我怎你嘴。」

著,他低下身吻著我,唇唇完全密合,男友的舌巧的摸著我的口腔,不跟我的舌勾在一起。

「嗯…嗯嗯…喝啊喝啊……」

分,我感到男友留在我口中的唾沫,甚至是嘴的感。

「琉,你好色哦!」

「……笨蛋!」我嘶著音回著。

「嗯哼,件衣服真好耶,你不是早就了吧?」

男友一把拉我衫上的拉,露出我底下的肌。

「才、才有。」

那件衣服其是有底的,可一想到要用子我就得麻,初真的有想多。至於?我的是有想,不都是在夜深人的晚上,哪知道大野狼竟然候就要了。

「有?」

男友伸出我交的舌舔舐著我胸前的皮,一手捏著我的乳。

「恩…乳有痛。」

是痛啦,不我事人都分不清楚到底是舒服是痛,只是有很烈的感。

「哈啊…酉…了…」

「你很爽嘛,看小弟弟都抬的高了。」

男友一把下我的子,早就已的前端透露出情的液。

「啊,是三角,好可哦!」

「不、不行哦,我就是穿三角。」

男友呵呵的笑著,一把含住我的。可的是,明明我就有法完全男友的含嘴,他可以毫色的吞吐。

「恩…哈啊啊…不要舔那…恩…」

我一直以漫被舔的哼出音很假,想到只要真正的融入其中,音很自然就口而出。

「你十八小鬼快就叫了,果然身很敏感嘛!」

男友把我的衫拉上,彷成了易的手,我的手臂只能呈向上伸的,他低下身舔舐著我的腋。

「不要,好!」

「你都舔了我的了,地方哪了,且……」

男友著,示似的舔了一下,由於敏感被的感擦,麻的感我法忍住的扭身。

「恩哈啊…不要了…那…好啊…」

「……琉。」

在的愉中,男友突然正的叫著,我有了一跳。

「怎?」

「我想要插去,插你的身面。」

「。」男友忽然出人尬的,我著不知道怎回答。

「可以?」

「……笨蛋,你不都在做了?」

男友到我的回答,像是得到主人首肯的小狗,眼出的光芒。他直起身,勃的起,一旁的的黑毛像是著中朝天指的巨棒一。

「我的第一次,就麻你我上了。」

男友手掌一,上赫然是一未拆封的保套。

「你…你哪弄的……」

「跑去食材便的。你知道,至你上我的那候起,我子就一直想著件事哦!」

我著,拿出了一保套,放在男友的上,手指摩擦到的候,我明感到男友的跳了一下。

隔著套子,乳白透明的模糊度我有他又更大的感,保套上有一很特的滑液,不怎沾手很滑,不知怎做到的。

就在我思考些奇怪的事情,男友已迫不及待的用他的大摩擦我的手。

「呆,自己背我屁股。」

「…大色狼!」不是照做了。

我趴下身,全身的力放在臀腰,屁股了起。

「真美的光景。」

男友舔了舔嘴角,我的穴口了去。

「!」

因有保套的滑,所以不是很痛,但不去身的感真不好,感就像要直奔袋的迫感。

「不舒服?你先等等,放。」

男友全身重量在我的背上,我能感到他的吐息。

「想像一下是我的在你的身,我的身完全密合。」

著,男友伸上前吻著我的唇,我放咬的牙,回著男友的吻。

也真的是的差距,按著男友的方法,我清楚的感到身有了不一的化。

迫感在,不不舒服的感成一烈的刺激,我彷能看到被我包住的肉棒的模。

「哈啊…子…好怪…身……哈啊啊…」

已不知道自己再什的我始不自的,已勃起的下身也因此磨蹭到了床,吐露出更多黏滑的液。

「爽了?」

男友咬了咬我的耳朵,我能感到被著的肌肉和高。

「恩…好舒服…酉…我要……恩…」

「呵,就你是淫的小西吧,才一下就爽了。」

男友用手把我的腰抬高,的臀部不的朝著我。

「啊啊哈啊啊───」

的肉棒越越深,我不禁仰起,大口的喘息,「你……敢,你、才是大、大色狼…哈啊……太深了…」

「大色狼小淫,不是好?」

男友始了,被人形容像打一的行不的著我的臀部,法述的感太烈,甚至是大呻吟是咬牙都不知道。

「好啊,恩…感、感真好。」

男友也始,我知道自己做了,於是我臀部的力道放到的位置,有意的用括肌按摩男友的。

「死…你小淫!」

他怒吼一,狠狠的肉棒打我的後穴,手不甘示弱的抓住我分身的前端按摩。

最敏感的地方受到刺激,後穴又被人蹂,生的快感我推上最高峰。

「哈啊啊…出了……要、要出了!」

「我一起…痛痛快快的射吧!」

射精的界,後穴制的收,男友和我同射出稠的精液。

「呼呼……」

我倒在床上,在已法忌床上是我射的乳白汁液了。

「哈哈,爽翻天了。」

男友吻上我的角,淡淡的幸福在我心散,第一次的性感真好。

※甜蜜END到,接下是鬼畜多人部份,不喜者入※

「大哥,你一人玩的很嘛。」

「大哥以往的而言,是快!」

此打了,信戌、信亥出在口,尚未回的我茫然的看著他三兄弟。

「代表孩子能人爽的不受控制啊。」

男友赤裸的站了起,床拿出了一西。

我不禁瞪大眼,那是……!

「小琉,你淫的子都被在哦!」

男友吻著手上的家庭用影,邪佞的笑了起。

「把…把它掉!」

我的想要站起,因而跌在床上。

「大哥,你看你把他弄得站不起了,真可。」

三男信亥走到了床,我害怕的起身子,在到底是怎回事我已搞不清楚了。

「其呢,我三兄弟一直有心。」

男友蹲在我身,我被汗水沾的海。

「找可的人起,然後流淫他淫的小穴。」信戌也走到了床上,我才意到男友的床是可以下三人的加大。

「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定你是那不二人。」

男友後抱著我,影依拍著我的。

「琉秀,我三可是不而同的你一情哦!」

信亥吻著我的,出啵的一。

我法忍受自己抖,子已法任何言,甚至最的思考都不能。

「我兄弟三人出,然,不快感是三倍哦!」

信亥吻住了我的唇,和男友不一,大一的嘴巴乎吃下了我的唇瓣,活的舌不的想要深入我的喉,我感到有於男友的霸道和狂放不。

信戌用著他美容的手指搓弄著我射精完的,的手指著我的毛,略微拉扯的感在性味的在我感到一。

「即使是三人,你好像也嘛,要不是跟你自做了,我以你不是子呢!」

男友抖著大的靠著我的乳磨蹭,尚留的精液擦在我身上。

「…你…到底想要怎?」

子算平些的我,怯的著。

「我不是了?」

「然是淫你啊!」三人口同的。

「我………」

已不得什的我,心理一片混。自己的人竟然提出要和他的兄弟分享自己件事,我所,不真正所的是我不反抗的心吧!

「吧。」

男友三人突然就站了起,著我伸出手。

「恩?」

「我去早就好的地方吧!」

男友此看穿了我的迷惘及害怕,又上了一句,「如果你不想,在我就你。」

我眼神游移不定,最後伸出微微抖的手搭上了他的手。

是某小的育,我只能知道些。

竟我的一路上,各有一色狼我毛手毛的。

「戌、亥你再,小琉到目的地之前就械投降!」

「有什,到再弄下,小琉又站起的。」

「好了,目的地到了。」

男友走到我後,把我嘴那漫才出的「口枷」拿掉。

「你…狂!」

「那真是再切不的美了。」

信亥把我在一跳箱上,我可以感到他年的勃起嵌我的股磨蹭。

「你後穴的第二男人就由我任吧!」

著,男友的么弟解了,即使是小么也大了我四的雄性身狠狠的撞我就不的後穴。

「小琉都已成了,我先你射一把。」

著,信戌後伸出手模仿著我自慰的作磨蹭。

「哈啊啊…不行…了……啊啊啊啊……」

我不受控制的抖,烈的射精意我子一片空白。

「二哥!你,我才插下去,你是想我早射,然後就可以你了?」

因射精而收的後穴三男的肉棒差不受控制,他著在一旁笑的二哥怒吼。

「被你啦!」

「可,要想我射出的精液,可容易。」

被惹的信亥怒在他相的我身上,他我拉起,我直接坐在他不比哥哥色的上,穿著西的我的的更大。

「真是美景呢!」

拿著家庭影,男友信酉也拉,又精虎猛的到我面前。

「吸吧。」

一想到男友手的影拍到我被男人淫的後穴以及吸吮的淫模,我就不自的抖,但克制不住的我依照著男友的指示舔吻著之後我又哭又喊的凶器。

信亥的不的拓我的身,信酉的味道彷具有催情的成分一般我,信戌的手活的著解放著我最原始的欲望。

我不的呻吟,迎接著他甘美的折磨,同一天接受如此多的刺激,已分不清楚什是情的表,什是的望物。

反正…已不重要了。

我嘴,迎接著三大男生最後同爆在我嘴的精液。

「吃下了些,我就正式婚!」不知是提了怪主。

我已忘我做了什,只得,他三人同柔的叫著。

「好老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